首页/政法建设/新媒体矩阵
陪伴是最深切的爱
发布时间:18年05月10日    信息来源:兵团监狱管理局    编辑:
【字体:    】   打印本页    
作者:杨柳

一阵风能吹多远

即便把你的足迹

印染天涯

你的心

还是有一份

无法割舍的情怀

想念的姿态

深深的牵挂

是的

流淌的雨水

总会晃动一种归去的影子

即使经历了蒸腾

经历了凝固

经历了融化

而最终

却把最清澈晶莹的雨珠

滴落在家的方向

看着手机,电子日历上距离三天小长假还有一天了。我犹豫着要不要回家陪陪父母,六百多公里不远不近的距离,三天时间回家还是稍有些紧张,我打电话问先生,想听听他的建议,毕竟回家开车的是他,他很爽朗的回答我说“我都可以,一切听你的。”就轻松地把这份不轻松的决定权扔回了我,让我又陷入回与不回的纠结之中。

自从穿上了这身警服,回家陪伴父母的日子越来越少,越是节假日越是繁忙,一年到头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想想对父母的那份歉疚,不由得就想回家陪陪老人。可转念计算着来回路途要耽误两天,只能在家里实实在在待那么一天,想想都觉得累。最后,还是惰性战胜了我的思念。不回了,可是内心又觉得亏欠父母,总觉得心里过意不去,为缓解内心的纠结,我试探性的给母亲打了电话。“妈,这次我有三天的休假时间,时间有点紧张,我们想……就不回家了吧?”母亲平静地说:“你们的时间最重要,时间太紧张了,不回就不回了,没事的,我们都好着呢,别耽误你们工作才好。”于是,我信以为真,坦然的接受了母亲的看似平淡的理解和支持。  

我打电话给先生说:咱们不回了,下次时间充裕再回吧。先生在电话那头有点犹豫的说:万一下次你单位又有事不休假回不了家怎么办?我愣住无法回答他,只能找借口说:可是我今天开会要开到很晚,明天才能从单位回市里,这样一耽误不知道几点才能到家呢。先生说:你自己决定吧,只是这次好不容易碰到假期,下次休不休假都不一定呢。

挂掉电话我又开始烦闷,内心的小九九开始倒戈。不禁回想起上学时生病的那次经历,情景如此相似。

我的大学是在成都上的,那时报考成都的目的和大多数同学一样,走出父母的唠叨、走出新疆,去外面的世界看看。看似豪情壮志的志愿,却在我离家上学的第一个年头原形毕露。成都的冬天,虽没有新疆冷,但是到处没有暖气,室内室外都是零下6摄氏度的气温,我还是被冻哭了。是真的被冻哭了,晚上睡觉不把头蒙在被子里,鼻子被冻的冰凉。我实在是扛不住这阴冷的冬天,不小心又感冒高烧40度,我哭着打电话告诉父母,想得到他们的照顾。母亲有点为难,工作实在太忙,就算请假也只有几天时间,况且家里的经济也不允许临时买高价机票。似乎,我的期盼成为了一种虚幻的奢望。谁知,母亲居然放心不下高烧不退的我,坐了两天一夜的火车,赶到学校照顾生病的我。

回想起这件事,我深感羞愧。同样是短短的几天时间,母亲的爱却能够穿越两万多公里,而我的私心却将母亲的期盼阻隔在短短的六百多公里以外。

第二天一晨,我早早起身赶回市里,路上拨通了母亲的电话,告诉她我们今天要回家。我以为母亲会惊讶的反问:“不是时间不够么?”,没想到母亲却说:“那我和你爸去买肉,买点你们爱吃的菜,给你们做好吃的。”此时,一点也听不出母亲有不想让我们回家看望他们的口气,相反,从她的话语中却听出一种开心和快乐。回家后,陪伴他们的时间虽然很短,但是我能感受到父母的快乐,一家人一起烧烤、一起出去游玩,母亲居然像个孩子一样开心。那句你们陪我长大,我陪你们变老,真的不要只是说说而已,陪伴是父母最需要最深切的爱。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