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蜀黍伴你踏上回家路

发布时间:19年11月08日 信息来源:兵团政法综治网 编辑:兵团政法委员会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第十二师公安局


四川、河南、青海......距离新疆都是近万里之遥,在那遥远的城市里,有一方天地,是家。家是牵挂,家是港湾,回家是每个游子最期盼的事情,而在遥远的新疆,他们望穿秋水却无法踏上回家的路。面对那些有家不能回的人,十二师公安局以“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为契机,牢记职责和使命,打通服务群众“最后一公里”,充分展现主题教育实际成效。


1

故事一

花光了身上最后的现金后,46岁的李林饿着肚子,钻进了十二师辖区的一个废弃厂房,随便找了些纸壳铺在地上合衣而卧。自从1998年从四川老家来到乌鲁木齐打工后,李林就开始了四处漂泊,处处为家的生活。后来在一次务工中他丢失了身份证生活就更加不方便了,在新疆,没有身份证,真的是寸步难行。反正也没有钱了,索性在这个废弃工厂凑合一晚,明天再去找工作吧。

又饿又累的李林在胡思乱想中缩在纸壳上睡着了,迷迷糊糊中感到有一束强光照了过来,紧接着有人推了推他:“醒醒,干嘛的?怎么在这睡着呢?”避开强光,李林睁开惺忪的双眼,是几个警察,他连忙坐起来:“警察同志,我、我没干坏事,就、就、就是在这睡一觉。”心里有些着急,说话也变得结巴起来。“干嘛在这睡着?身份证带了吗?”“身份证,身份证丢了,我是好人,我想回家,我没有身份证,回不去......”李林不知怎样说才能让民警相信他,更加语无伦次了。“别紧张,我们是十二师公安局桃园派出所的,这样,你跟我们去一趟派出所核实一下身份信息吧。”民警杨波一边说一边扶起了李林。


2

凌晨的派出所灯火通明,民警杨波正忙着打电话,根据李林提供的信息无法查实他的身份,不肯放弃的杨波又连夜与李林所述的户籍所在地派出所及村委会取得了联系,折腾到天亮后,村委会终于找到了李林的相关资料。得到这个信息后,杨波立刻与村委会积极协调,找到了李林的亲姐姐李雯雯。这个在外漂泊21年的游子,终于又听到了久违的乡音,找到了多年未见的姐姐。“姐姐啊!我想你们啊,二十多年了,我像个孤魂野鬼流浪在外,我想回家啊!”在听到姐姐声音的那一刻,这个七尺男儿泪流满面,抱着电话痛哭起来。闻声赶来的派出所副所长杨凯看到此情此景,心中一紧,细细了解了情况后,杨凯暗暗决心,一定要帮助李林回家。

好事总是多磨,因年限过长,李林的户籍派出所早已注销了他的户口,无法查找到他的户籍信息,也无法为其出具身份证明,没有身份证明就没有办法购买车票回家。怎么办呢?难道李林的回家路就此堵住?“我们出面,肯定比他一个没有任何身份证明的人好办事,我们大家一起来想办法,帮助李林回家!”熬了通宵的杨凯和杨波一边抽烟提神,一边商量怎样帮助李林,杨凯想起自己在铁路公安有个认识人,就赶紧拿起了电话。铁路部门在了解情况后出具了相关购票证明,杨凯立刻为李林购买了回原籍的火车票,又及时与李林家人联系告知接站的时间。

第二天清晨,火车站,杨凯和杨波将一个装满方便面、火腿肠、牛奶的塑料袋递给李林:“兄弟,回家以后好好找个正经工作,和家人在一起吧,别再漂了。”杨凯语重心长的话让李林再也控制不住情绪,抱着杨凯痛哭起来,语无伦次地说:“你们都是好人,感谢人民警察我不会忘记你们,21年了,我终于可以回家啦。”


故事二

11月2日晚,五一派出所接警称:在五一农场九连有人骑自行车撞到了路边停放的车辆后倒地受伤,请民警前往查看,现场有一名男子受伤。民警马伟立即赶赴现场。同时,交警大队的民警李文龙也已赶到。

“同志,伤的严重吗?我们带你去医院看看吧。”在现场,马伟见到了还躺在地上,脸上流着血的50多岁男子张昌德。“不,不需要,没事没事,不用去医院。”男子含糊其辞,始终不肯正视马伟。有着多年工作经验的马伟和李文龙觉察出张昌德的异样,开始盘查起来,“同志,身份证带了吗?你家在哪里?”“这么晚了不回家,你骑着车子到处转啥呢?”可是一连串的问题就像拳头打到了棉花上毫无回应,张昌德始终不愿开口。“这样吧,我们先带你去医院包扎一下,然后再去派出所查实你的身份吧。”面对拒不配合的张昌德,民警只能替他做主了。

3

派出所里,张昌德手捧一杯热茶坐在椅子上,浑浊的泪水从写满沧桑的脸颊滑落。刚才民警们在医院忙前忙后,替他出医药费包扎伤口,到了派出所又嘘寒问暖,让他的心里温暖了许多。三十多年了,这种久违的关怀让他突然好想家,不知道家里的亲人都怎样了,是否还记得他呢?在马伟的耐心陪伴下,张昌德终于打开了话匣子。原来,三十多年前,年轻气盛的张昌德离开河南老家来到新疆做生意,起初也曾赚过钱,可是后来连续遭遇生意失败、打工被骗、证件丢失,一连串的打击让他开始对生活失去信心,更加无颜回家面对乡亲父老,于是开始了在新疆长达二十多年的流浪生活,二十多年来,他居无定所,到处打工谋生,找不到活儿的时候,还捡过破烂,住过地下通道,日子过得十分艰难。最难熬的是每逢佳节的形单影只,对家乡亲人的思念无时无刻不吞噬着他的心。

听完张昌德的叙述,马伟和李文龙立即与他的户籍所在地派出所取得了联系,在核实情况中得知由于张昌德三十几年都杳无音讯,二十年前派出所已将其户口注销,公安部系统库里没有他的任何信息,查户籍底册也一无所获。“户口没有了,家人应该在吧?”马伟不肯放弃,又辗转通过当地村委会与张昌德的家人取得了联系。

11月3日下午,马伟的手机接到了一条视频通话申请,接通后,马伟叫来张昌德,喜形于色:“张昌德,你看看视频里这个人,你认不认识?”张昌德盯着手机屏幕里的男子,仔细的端详起来,突然,泪水涌了出来,他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泣不成声的喊:“这,是我老弟啊!”视频那边的男子也突然大哭起来:“哥,是你吗?哥,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一对亲兄弟,在分别了三十多年后,在民警的帮助下,终于通过视频见面了。两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像个孩子似的嚎啕大哭,在场的民警无不动容。

4

“警官,谢谢你啊,要是没有你们,我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回到家乡了,你知道吗?我做梦都想回到家乡啊!警官,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我永远会记得,兵团警察让我找到了家。”激动不已的张昌德拉着马伟的手,郑重其事的敬了一个礼,马伟心中当然懂得,这个敬礼,有多沉重!

故事三

10月30日,百园路派出所民警王旭辉像往常一样对辖区走访入户,在一个出租房屋里,一名新来辖区的人员鲁红梅上前拉住了王旭辉警服的衣袖,她含糊不清的说着让人听不懂的语言。细心的王旭辉拍拍鲁红梅的手,示意她慢点说,一边比划一边猜了半天,王旭辉才听懂一句“回家”。王旭辉耐心的比划着询问她有没有身份证,家在哪,在新疆是否有亲人,结果一无所获,而鲁红梅也因为王旭辉听不懂她的话越发着急起来,把王旭辉的胳膊抓得越发的紧了,混乱中王旭辉灵机一动,用手机给鲁红梅打了一行字:请跟我们回派出所,我们帮你回家。看到回家两个字,情绪激动地鲁红梅突然眼前一亮,猛地点头,然后拉着王旭辉的衣服乖乖的出了门。

5

到了派出所,鲁红梅明显的兴奋起来,像个孩子一样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动动这动动那,王旭辉正疑惑她的怪异行为时,同事白玛鲁茸走过来,悄悄对王旭辉说:“她是我们藏族人,说的藏语,好像脑子有点问题啊!”王旭辉像遇见了救星,一把抓住白玛鲁茸:“快快快,兄弟,帮忙问问,她是哪里人,来这干嘛的,有没有啥证件,家是哪的......”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民警们终于从鲁红梅断断续续的描述中得知,2010年,她因与家人发生矛盾,扔下了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离家出走,期间在甘肃、新疆石河子、吐鲁番等地从事服务员工作,身份证也在几年前丢失了,由于她有智力障碍,已忘记了自己的信息及老家的地址,回家便成了她念念不忘的一个梦想,每当遇见穿制服的人,她都会喋喋不休的拉着人家要“回家”,无奈太多时候,她都被认为是个傻子,经年累月的流浪、身无分文、语言不通、智力障碍、更让她回家的路格外艰辛,想起这九年漂泊无依的日子,多少天风餐露宿,多少次饥肠辘辘,鲁红梅不禁悲从中来,嚎啕大哭起来。

了解了事情的原委,王旭辉差点鼻子一酸跟着掉下泪来。警察是什么,不就是帮助群众排忧解难的人吗?想到这里,他决心,送鲁红梅回家,圆她九年之久的回家梦。后来的五天里,王旭辉和同事们开始了艰难的“寻家之路”,不知道户籍地,就一遍遍的询问鲁红梅,把她说过的地方都试一试;在乌鲁木齐找不到认识鲁红梅的人,就把她去过的城市,打工地点的人一个个联系到了解情况;语言不通就一遍遍发信息,沟通确认。只要有一点线索,他们都不肯放弃,王旭辉不厌其烦地与甘肃、青海等公安机关及鲁红梅曾去过的多个地方的村委会取得联系和沟通,最终在四千公里之外的青海省玉树州,找到了鲁红梅的家人。

当鲁红梅在视频里看到年迈的父母和早已长大的孩子的那一刻,再也掩饰不住心里的思念和委屈嚎啕大哭起来。让人欣慰的是,又一个家庭,在民警的努力下要团圆了。

鲁红梅离开时,拿出手机含泪为民警播放了一首《回家的路》,深情的歌声在派出所大厅回荡:回家的路,数一数一生多少个寒暑,数一数起起落落多少的旅途......回家吧幸福,灯火就在不远阑珊处。

四川、河南、青海......那么遥远,又那么近,十二师的民警们,用无私的爱架起来相隔万里的连心桥,让漂泊的游子都能踏上回家的路。

(文中所有回家人员皆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