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成了监狱警察,亏不亏?

发布时间:18年12月26日 信息来源:剑语新兵 编辑:小兵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柯祥菊

有点“丧”的那一幕,张长山始终忘不了。

记了无数次,也练了无数遍,关键时候他还是掉了链子。在全军去大比武的时候,张长山做错了一个动作。

对,就错了一个动作。

跟战友一样,他也想成为一名“王者”,在收获的季节给军旅生涯留下光彩和辉煌,是很多人的梦想。

这次,可惜了。

2014年底,不知道是否因为自责还是其他,张长山选择复员,跟军旅生涯告别。

2015年9月,顺利通过考试,张长山成为兵团监狱“试点班”一员。2017年9月,他到监狱报到上班。

彼时的特种兵,换上了藏青蓝。

1不例外

张长山是在那次“事故”后学会抽烟的。或许因为压力,或许因为自责,或许都有。

管它呢。敢做敢当,错就是错了,找到原因,改正杜绝,更加重要。

不过抽烟的毛病就此养成。脱去军装穿上警服,除了过硬军事素质、良好高昂士气,还有丢不掉的烟。

部队和警队,有很多类似的地方。比如服从命令听指挥,比如执行力。

之前,张长山说得最多的话是,“到!”“是!”现在,他的口头禅延伸了一倍,“好的!”

兵团深化改革和向南发展不断纵深,监狱也不例外。时间紧、任务重、困难多,不说“好的”难道还要给单位出难题吗?

于是,烟又成了解压神器。有时他也会幻想,什么时候才能把烟戒掉啊?

真希望那一天早点来。

2很欢乐

起初,“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忍耐、特别能奉献”的兵团监狱精神,张长山有些不解,后来,他懂了。

特种兵是钢,监狱警察也是。

进了部队、到了警队,就不是来享福的,是要炼成钢而不是磨成渣的。

特种兵,炼;监狱警察,炼;未来,炼。从普通人到“钢”的距离有多远?没有人给出答案。

张长山是监狱特警队中队长。今年8月底,宋队、郭总、耿队,都去参加兵团监狱系统深化忠诚教育大比武了,领导临出发前安排了任务:考核全部训练内容。

他带着7名战友,每天下午3公里,俯卧撑、仰卧起坐、百米冲刺……一起训练一起拼,流汗很多、印象很深。

他们很累,他们很欢乐。

3管它呢

部队、警队更相似的地方,倒不是多苦、多累、多辛酸,而是都差不多得“熬”。

五公里测试,不练就是没法达标;俯卧撑考核,不练就是非常难看……

还有站岗勤务,队列训练,巡逻执勤……每一样都充满“套路”:从规定到标准到制度,周密而完善、严谨且规范。

这些都不算什么。

其实这些都不算啥。

繁华喧嚣就在不远处,想出去却出不去;想喝酒撸串,却只能泡面加肠;想家想家人,却只能把念头埋在深夜、躲在心里。

其实生活也是这样。

很多人,许多事,求之却不得。

曾经以为,只要努力就能达到目标。后来渐渐明白,这个世界有太多不能如愿的地方。

张长山们没觉得自己变了多少,但大家的感受很真切:军警的模样、军警的做派、军警的思维。

改变世界的梦想,连同抵抗世界的“我不!”渐行渐远了;被世界改变的我们,少了莽撞多了沉稳。

那个模样叫“忠诚”,而注脚是“责任”。

特种兵成了监狱警察,到底亏不亏?

管它呢。不忘初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