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的“尉头国”

发布时间:18年11月06日 信息来源:兵团监狱管理局 编辑:兵团党委政法委政治处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王立昆

南疆,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地区,维吾尔、塔吉克等民族的艺术和风情绚丽多彩,构成了具有浓郁民族特色的人文景观。

在古丝绸之路的南、中两条干线上留下的数以百计的古城池、古墓葬、千佛洞等古迹昭示着历史的悠长与沧桑。

古代西域三十六国中,有一个“尉头国”。

《汉书》中有《尉头国转》:“‘尉头国’,王治尉头谷。去长安八千六百五十里,户三百,口二千三百,胜兵八百人。左右都尉各一人,左右骑君各一人。东至都护治所千四百一十一里,南与疏勒接。巴楚是古西域三十六国之一的“尉头国”所在地,古丝绸之路南疆的必经之地。

11月,伴随着淅沥沥的小雨,我们来到南疆最大的水上景区红海湾国家4A景区尉头州。

抵达的时候,刚好赶上开城时间,城门外各国使者他们换好通关文牒,都在外面等着国王召见,使者中还有唐朝的唐玄宗和他的三个徒弟。

开城时间一到,有人在城楼上吹起号角并宣布打开城门。

国王和王妃出城迎接使团,各路使团吹吹打打,列队入城。“尉头国”城门下,一场《谒者馆国王迎宾》实景大戏,再现了千年以前繁华的古丝路上,西域诸国的使者在此拜谒尉头国国王的场景。

红海湾景区里的十八峰、十里亭、谒者馆、古道巴扎、丝路第一馕坑,骆驼驿站、牧羊人家等各具特色的旅游景点,再现了汉、唐丝绸之路的繁华盛景。

叼羊、赛马、斗鸡、赶马车、歌舞表演等项目充满历史文化色彩。

巴楚烤鱼、红柳枝烤羊肉、拉条子、等地域美食令人难忘。

穿行在“尉头国”的古道中,看着路边用石头雕刻的校尉,让我想起了唐代诗人王昌龄写的《出塞》“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戍边将士们为了守卫祖国的边关,久别亲人,经过长途跋涉,到边防线上驻守。明月依旧,边关依旧,驻守边塞的战士,也许一辈子也不能回到自己的家乡。

作为一名人民警察,我觉得我和这些校尉一样。我工作的地方和我的家相距300多公里,有时候,一个月只能回家一趟,一年最多能和家人团聚12次,对爱人,对孩子,对父母照顾的少之又少。

有次,轮休完准备上班的时候,3岁的女儿居然抱着我的腿,边哭边喊:“爸爸不走,爸爸不走!”那时,我百感交集,强忍内心的不舍。

如今想来,心里只有无限的感慨和遗憾。曾经,也有人问我:“这样子的家叫家吗?”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因为,我不知道,有没有人也会问“尉头国”的校尉:“想不想家!”这个同样的问题。我知道,如果没有“尉头国”的校尉,就没有丝绸之路的经济繁荣,也没有历代王朝的盛世。我还知道,如果没有我们人民警察的忠诚担当,也就守护不了一方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