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就是个协警吗,牛什么牛?”

发布时间:18年05月09日 信息来源:剑语新兵公众号 编辑: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

2015年夏天,孤独忧郁的邓超在蓬勃乐观的外表下,上演了一出《烈日灼心》。说实话在银幕荧屏上,主角是辅警的作品并不多见,像片中这样呈现另类辅警的别样人生,更是少之又少,可是,并不妨碍人们对这一特殊群体的关注。

但如果真问起,当辅警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这得问当过辅警、正从事辅警工作的人。

比如我。

魔怔

毕业后,同学中精明强干的经了商,深谋远虑的下了海,抱负远大的继续精修深造,专业扎实的安身校园传道授业解惑……

而我则潇洒地跨了行——入了警界。

几乎所有人都怀疑我是不是魔怔了,居然撕去自身专业的光环去干辅警,是嫌日子过得太安逸还是跟谁结了仇?非要仗剑江湖当女侠,拿这弱不禁风的身体行侠仗义同恶人斗智斗勇?

只有那个吸着鼻涕的小破孩很坚定地支持我,因为在他心中,抓坏人的警察就和钢铁侠、蜘蛛侠一样,牛轰轰且无所不能,而他的姐姐现在正穿着一身“超级英雄”的战袍,好不威风。

但当我告诉他,他的姐姐顶多算半个警察,坐办公室不抓坏人,并且没有大把大把的工资票给他买心仪的玩具、高大上模型时,他的崇拜瞬间化作了失望。

我说我是出于兴趣所以从事了辅警工作,但基本没人在意,重心都放在了每月的工资额以及那张薄薄的合同纸上。

于是,有段时间我听到最多的话是——“你原来不是挺有理想抱负的吗,怎么干这个……”仿佛我一时间成了受蛊惑的失意者或是堕落的失足少女。

我能理解他们的不解,但很难接受他们的直接。

所以我以“因近期沉迷各类大牌美妆产品难自拔,超过两块大洋活动坚决不约”为由,拒绝了大部分聚会。

那些夜晚我经常失眠,但却并非是因为缺钱。至于原因是什么,别急,接着往下看。

缺啥

好友小A,当年高中入校时仗着个高腿长篮球好,一度被学姐们吹捧帅出天际……只是如今再看他,那个漫画人设的少年已是彻底崩坏了,取而代之的倒像是个油腻的中年胖大叔。

他在派出所当辅警,虽然地处南疆大漠边缘,但事情一点都不少,忙、累自不必说,满眼的红血丝、浓重的黑眼圈早已成了他的标配。那天见到他时,手上染着像是机油的污渍,制服也不太干净,一包烟皱巴巴地丢在桌角,旁边一堆烟蒂……看来夜班没少熬。

这形象,与所驻街区的喧嚣繁华对比鲜明。

我吐槽,当年的学姐看到他这副样子会不会自戳双眼。但小A不以为意,他在帮一个大婶调监控,看她跳广场舞入迷之时新买的手包消失于何处。从一个路口到下一个路口,从一个探头到另一个探头……到最后大妈自己都烦躁了,但仍偏执地催促小A翻找监控,可惜一无所获。

于是她恨恨地丢下一句“真没用”后扬长离去,留下我和小A在电脑前相顾无言。

“在这儿上班感觉最缺啥?”

以为他会说缺工资待遇、缺休息,毕竟兄弟多年相互非常了解,说话自然不会有太多顾忌。所以,话落我已将“您老,这家底儿还能缺工资”置于嘴边准备好,噎他。

“缺什么?”小A仰头将脖颈拧得噼啪响,疲惫地吐了口烟圈,“尊重吧!我很讨厌别人因为我是辅警而对我格外不尊重。”

盔甲

姜还是老的辣。

辅警老C格外受人尊重。

他在一个偏远连队警务站工作多年,驾驶技艺相当高超,同时很会说话。职工群众常主动跟他搭讪,遇到他入户走访便热情约饭。

虽然基本上都被他拒绝了,但我们这些“毛头孩子”都会表示一下——羡慕嫉妒恨。

特别是看到情绪激动的办事群众被他“安定剂”一般的话语成功抚慰后,心高气傲的新晋名校小警会满脸堆笑谄媚地喊一声“师傅”。

老C从不吹嘘自己,但我们能感觉到周围人对他的尊重。唯有一点他做得不好——偶尔会在工作之余,比如值班备勤时,给自己挂个“一毛一”的警衔。

四十来岁的人挂着二十多岁小伙子才配的警衔,看上去颇为滑稽,但他并不在意。

我想,尽管没人轻视他,但或许他还是介怀自己不是真正的警察。他努力模糊这条界限,把警衔当做保护自己内心的盔甲,却又不敢太逼真,于是整出了这副不协调的搭配。

这个倔强的小细节,每每想起,都颇为心疼。

一如《烈日灼心》中,段奕宏对邓超说的那句话:

“我们一样出生入死,你的工资也就是我的五分之一。”

当辅警一年多了,在南疆小城阿拉尔,在工作一线,见到、听到、接触到太多太多故事,有努力的、有辛苦的、有拼命的、还有牺牲的……

这无疑是个低收入的群体,却干着一份高风险的活儿;这无疑是个不受传统视角看重的职业,却被要求必须尊重每一个人。

贴张罚单,总有人各种理由不高兴,虽然他真的违章了;调处矛盾,无理一方总觉得你在袒护另一方,甚至脑补出各种关于辅警的“黑段子”;遭遇或语言或肢体上的威胁,并不鲜见,“你不就是个协警吗,牛什么牛”成了一些人理所应当发难的由头……

在一线,辅警是不可缺少的力量。那些无数失眠的夜晚,总会一边感慨幸运,一边颇觉悲凉,笑着哭最痛……

好在,从中央到地方,从新疆到兵团,对辅警的重视程度和保证措施越来越多,未来,多了盼头,也多了希望。

时光荏苒,来去之间,有的人走了,有的人选择留下,在他们心中,“对党忠诚,服务人民”一样光彩万分。

他们也是平安和谐的守护者,也是默默奉献的追梦人。

我的辅警兄弟姐妹,

辛!苦!了!

作者简介:糖小豆(笔名),女,现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师阿拉尔市城区公安局辅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