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秦”的故事

发布时间:20年09月14日 信息来源:兵团长安网 编辑:兵团政法委员会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石河子监狱 李斌 蒋岩

秦保军,石河子监狱二监区二级警长。从警29年来,一直坚守在基层一线执行过看押执勤,带过菜班、食堂,当过分监区指导员、监区管教员,默默无闻、兢兢业业,是位名副其实的老大哥,同事都亲切的称他“老秦”。

4

七月十三日,老秦和其他民警一起进入监院,开始了新一轮的封闭执勤工作。按照疫情防控要求,进入监内的运货车辆必须由监内人员驾驶。老秦当过三年汽车兵,有着过硬的驾驶技能,这个在院内拉运物资的任务就落到了他的肩上,但其实他还承担着分控平台值守的工作有人替他鸣不平,他说:“物资车辆也不是天天有,我可以一边值分控平台,一边在监内开车运送物资,两不耽误”。然而每次物资的运送不单是对车技的检验,更是对人耐力的考验。原来进入监内的车辆经过层层检查和消毒驾驶室内的司机必须全程穿密不透风的防护服,完成物资的运输。

2

七月的夏天,骄阳似火、烈日炎炎,此时的驾驶室就像一个滚烫的大火炉,穿着短袖都是挥汗如雨,更何况浑身上下还被严实的防护服包裹,一趟下来老秦的衣服湿干,干了湿。最多的一天他要来回运送四趟物资,每一次至少都要在驾驶室呆上一个小时。防护服下湿透的警服、满是汗水的脸庞让人心疼。可是老秦却说,工作就是这样,你不干,总有人要去干,你不去他也不去,让监狱怎么做。质朴的话语,没有华丽的辞藻,却饱含责任与担当,让人肃然起敬。

1

5

因为新疆疫情的原因,老秦继续在院子里执勤,工作的辛苦他不言苦,工作的忙碌他也不喊累,唯独对家人他自觉亏欠颇多,心生愧疚。

八月的一天,老秦接到家里的电话,默默听了很久,之后略带哽咽的说:“妈,我对不起你们,没有尽到儿子该尽的孝道,让你们受苦了...”原来那天老秦的父亲查出癌症,需要住院治疗,这个时候本该是他伺候张罗、床前尽孝的时候,之前母亲才因为突发脑淤血住进重症监护室,那时老秦在单位封闭执勤,没有回去。母亲刚好不久,父亲现在又倒下了。该如何取舍?一边是需要照顾的父母,一边是职责与使命,很难!真的很难!那天老秦一夜未眠,第二天老秦拨通了堂哥的电话,商议让侄子帮忙照顾父亲,让上高二的儿子照顾母亲。这一次老秦依旧选择了坚守,选择了舍小家保大家!他把自己献给了这份警察事业,把父母的爱深深埋在心底,白天他在岗位上一丝不苟、恪尽职守,夜深人静的时候通过一根电话线,把牵挂和思念传递给他爱的人

6

都说一个党员一面旗,秦保军同志就是我们身边那高高飘扬的红旗,激励我们坚守自己的初心和使命,共同为兵团监狱事业谱写无悔忠诚的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