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邪恶组织靠什么攀附特朗普当局

发布时间:20年08月15日 信息来源:中国反邪教 编辑:宣教处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李芬 桑梓

美国时间7月20日,美国国务院网站发布了一篇署名国务卿蓬佩奥的公开“声明”,为“法轮功”站台。该“声明”内容全然不顾事实,颠倒是非黑白。7月21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回应称,“法轮功”是被中国政府依法取缔的邪教组织,它反社会、反科学、反人类。蓬佩奥为了攻击抹黑中国,竟然与“法轮功”这样的邪教组织为伍,堪称刷新下限,令人不齿。

微信图片_20200815133431

无邪君不禁要问,在美国当地新冠疫情感染人数破500万例、累计死亡超过16万人的紧迫时期,以特朗普为首的这届美国政府,非但不先扑自家的火,却试图对他国事务指手划脚,究竟是何居心?这个“法轮功”邪教又是如何攀附上他们心目中“上天派来搞垮中国”的特朗普?

“法轮功”跪舔特朗普当局


众所周知,自1999年李洪志等“法轮功”邪教组织骨干分子潜逃美国后,为了站稳脚跟,曾长期试图攀附美国政府高层。然而,由于“法轮功”问题实在上不了台面,无论是克林顿、小布什,还是奥巴马当局,均对其不温不火。

在奥巴马和希拉里搭档期间,由于二人对“法轮功”的冷落,更是引发“法轮功”对他们和民主党的不满和仇视。一向自我标榜“真善忍”的“法轮功”媒体,后来大肆炒作“披萨门”和“间谍门”阴谋论,声称希拉里·克林顿和民主党精英在华盛顿一家披萨店从事儿童性交易活动,以奥巴马为首的前任政府和隐藏在现任政府中的“深层势力”试图以“通俄”调查损害特朗普的总统地位。

2

▲龙泉寺的竞选团队(左);龙泉寺用学生假扮选民(右)

但事实上,“法轮功”也是左右摇摆。“法轮功”总部龙泉寺位于纽约州奥兰治县鹿苑镇,由于近20年来长期非法扩建,严重损害周边生活环境,屡遭当地居民投诉和地方政府处罚。为了取得地方行政控制权,替扩建龙泉寺扫清障碍,2016年底,当地“法轮功”人员强压着对民主党的不满,以民主党身份参与鹿苑镇竞选,试图夺取与“法轮功”关系紧张的共和党所把持的镇长等公职。不过,最终“法轮功”人选全部落选,他们的企图落空。

2016年底美国总统大选结束,特别是2017年1月共和党的特朗普执政以后,“法轮功”邪教组织彻底投向共和党,特朗普当局包括特朗普家庭成员,同“法轮功”及其媒体关系突然大热:

特朗普父子俩在脸谱网账号上数次分享大纪元时报的相关报道。

2018年9月1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参加完在白宫举办的招待会离开时,大纪元时报摄影记者违反安保规定,在禁区内向特朗普塞了一个文件夹。此事引起美国主流媒体关注和怀疑。

2019年5月,特朗普的儿媳拉拉接受“法轮功”媒体大纪元时报40分钟的采访。

2019年7月17日下午,特朗普在白宫与来自中国、土耳其、朝鲜、伊朗和缅甸在内的17个国家的所谓“宗教迫害幸存者”会面,其中包括“法轮功”人员张玉华。

这一情况,甚至连美国主流媒体也感到意外。但深究其个中原因,早已可见端倪。

“法轮功”邪教及其媒体
何以能被看中


首先,特朗普与美国主流媒体关系僵化,需要其他边缘媒体替其发声。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除福克斯新闻外,美国主流媒体纷纷看好并押宝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获胜。从那时起,特朗普就与美国众多媒体结下梁子。

3

就任总统第二天,特朗普在视察中情局时高调宣称:“我正在与媒体进行一场战争。”

特朗普就任后,与主流媒体的关系未见改善,甚至对“自家”媒体福克斯新闻也时有怨言。重要的是,特朗普最初倚重的原白宫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据称属于基督教原教旨主义派,认为美中两国不但是现实国家利益上的竞争对手,更是“世界末日”来临之时“善恶”大战中你死我活的宗教、意识形态对手。

班农的这种理念,与“法轮功”的反共观念非常契合,班农自称深受“法轮功”媒体特别是“大纪元时报”上有关中国报道的影响。他在担任白宫战略顾问期间以及被特朗普开除之后,多次接受“法轮功”媒体的采访,甚至与“法轮功”的“新唐人电视台”合拍丑化中国的电影。

除了前述提到的“大纪元时报”和“新唐人电视台”,“法轮功”媒体还包括网络、广播电台、电影厂等。这个庞大的媒体网络是李洪志潜逃美国后,为了淡化其邪教色彩、在西方国家长期立足战略逐步建立起来的。近年来,“法轮功”还借助国外兴起的社交媒体平台,如推特网、脸谱网和油管网,开设账号,加大反动宣传覆盖面,造成更隐蔽、更猖獗、更恶劣的影响。“法轮功”旗下各种官方及私人账号上千个,其中,大纪元系的脸谱网账号粉丝达1500万之多。据不完全统计,互联网上传播的关于中国的谣言,超过七成以上源于“法轮功”媒体。

4

美国昆西国家事务研究所民主化外交政策项目主任伊莱·克利夫顿(Eli Clifton)发表政治调查报道,曝光“法轮功”及其媒体与美国极右冀分子班农及其极右冀网站的系列政治黑金运作。制图:中国反邪教网

其次,从特朗普家族交往的对象看,其并不介意与邪教打交道。

实际上,特朗普家族从做生意开始,就靠炒作与韩国邪教“统一教”的生意往来成名。特朗普的儿子小特朗普,与在美国经营枪支制造生意的“统一教”教主文鲜明儿子有来往。

5

韩国邪教“统一教”教主文鲜明的两个儿子文亨进(Hyung Jin Nim,左)和文国进(Kook Jin Nim,右)与小唐纳德·特朗普(Donard Trump, Jr,中)在美国全国步枪协会(NRA)年会展台上的合影。图源:“统一教”网站

第三,“法轮功”甘愿充当特朗普国内政治斗争和反华势力的“马前卒”。

在美国国内政治斗争上,“法轮功”媒体秉承特朗普之意,疯狂炒作“披萨门”和“间谍门”,丑化抹黑、打压希拉里和奥巴马等民主党政治人物,替特朗普混乱的国内政策寻找借口。

在对华关系上,“法轮功”替特朗普的对华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摇旗呐喊。尤其是针对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李洪志本人3月19日发表“新经文”《理性》一文,称“瘟疫本身是神安排的,是历史发展的必然”。针对中国政府的抗疫措施,李洪志说:“人在这时不信神的,就会采取什么措施。这名词的同音本身就已经在告诉你了,‘措施’就是错误的实施。”李洪志还将新冠病毒污名化中国,想当然地称:“目前最严重的那些国家,都是与*党走的近的,人也是一样。”

除此之外,“法轮功”捏造了诸如中国隐瞒疫情、武汉病毒所制造新冠病毒、中国收买世卫组织等各种各样的谣言,配合特朗普当局甩锅中国政府。

“法轮功”与特朗普当局
的关系实质


特朗普当局之所以利用“法轮功”,很大原因是因为“法轮功”投入巨资并提供平台替特朗普搞宣传。特朗普虽然去年7月“接见”过“法轮功”人员,但接见时“法轮功”人员只是夹杂在众多组织之中。

6

2019年7月17日,特朗普接见“法轮功”信徒

对此,美国资深媒体人文尼·朗戈巴多当时在《华盛顿通讯》网透露,这次会见原本并不在特朗普总统的日程安排上,临时召集了包括“法轮功”邪教分子在内的部分人员到白宫见面,意在继续攻击四名民主党女国会议员,意在向中国政府施加贸易谈判压力,实际目的其实是要为自己的种族主义言论止损。

至少表面上看,特朗普个人从未替“法轮功”发声,也未借“法轮功”问题直接向中国施压,而是出于回报,增加了“法轮功”一些曝光率而已。最近,特朗普在社交平台点名要支持者关注支持他的媒体,但只字未提“法轮功”邪教组织媒体。

特朗普的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在他的《白宫回忆录》一书中就透露,特朗普根本不关注所谓的“法轮功”问题。“法轮功”只是极端个人主义者特朗普手中的一张牌,至于能不能用来压制中国达成他想要的交易,并不指望,也不抱什么希望。

7

▲特朗普的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

同样,“法轮功”也深谙其中之道,利用特朗普当局,是因为它想在美国及西方寻找一种势力,壮大自己的声势,苟延残喘下去。“法轮功”虽然在内部宣称特朗普是“上天派来搞垮中国”的,但对于“法轮功”信徒而言,这个“上天”可能就是李洪志本人和“法轮功”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