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的记忆

发布时间:20年06月21日 信息来源:兵团监狱管理局 编辑:小兵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且末监狱 张鹏鹏

刚经历过寒风刺骨、萧条枯寂冬季的黄土高坡,从空中鸟瞰那沟沟峁峁多么像黄土高坡瘦骨嶙嶙的肋骨,迂回在大山中曲曲折折的山路多么像大山放出来的闪电。而穿梭在山沟沟里的清水河,由于雨量少,每年到这个时候却细的跟麻绳样,每当冬去春来万物复苏来时,缺水成了这块土地上人们生活中遇到的最棘手的问题。

在我的印象里,对于缺水的概念还停留在7岁到12岁之间,现在回想起来至今记忆犹新。

小小的时候还没有劳动的能力,那时候天天围着家人转,只要家人去哪自己偏要跟到哪,无忧无虑。为了能打上水,每天起的最早的时候就是凌晨五点多,天还没有完全亮就跟着五娘还有小弟(①)摸黑前往二公里外的泉坝(②)挑水。天太黑家里又没有手电筒,有时候走在路上确实很害怕。五娘一直手摁着扁担,一只手牵着小弟手,我则拉着小弟的手,就这样大手牵小手,小手拉小手,穿梭在黑色笼罩的羊肠小道上。

一趟来回就得一个小时,那时候山路不好走,既陡又窄,对于一个女人挑两桶水,爬山路确实不容易,也许是因为生活的苦,让这些生活在黄土高坡的女人变的异常坚强。

每次挑水上陡坡时,小弟跑在前面拉着五娘的手,我则在后面推着她的腰。就这样他拉我推,我们爬过了这个坡,又爬另一个坡,走过了一个又一个日日夜夜。

其实,最稀缺的最爱的最容易让人懂得珍惜。不光是情侣、亲人、朋友,在黄土高坡水让人们学会了珍惜当下珍惜所有。挑回来的水除了供家里日常生活用外,还要喂养家里的牲口,所以那时候人们最大限度的提高水的利用率。

每年的七八九月份是忙着收割播种的时候,人们常常描述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闲适安逸的田园生活,似乎对当时生活在农村的人来说不是这样的。早上天未亮就下地干活,直到月亮星星挂满星空时,才扛着锄头回来。

再到后来,给家里抬水理所应当成了我跟妹妹每天放学的第一件事。也许是因为家里穷的原因,从小妹妹们特别懂事,总是想方设法为父母减轻生活的负重。

每天放学,她拿扁担我背桶。自己是哥哥,得让着妹妹一点,抬水时将桶放在离自己近点的地方,由于身高的原因,一只手还要扶着桶的梁,怕久了慢慢的桶跑到妹妹那边去了。抬水的旅途很漫长很艰辛,但我们都没有怨言。有时候爬坡时,想找一块平地放下歇一歇的地都没有,当时感觉很累很累,却最能感受到生活的苦与甜。

渴了累了,头往桶里一伸,吸一口甘甜的泉水,冰冰爽爽的一切痛与累都被冲淡。躺在路边长满野草野花的地上,嗅着不知名野花的芳香,大柳树当被子,看着满天飞舞的蜻蜓,就冥想自己以后的生活。希望自己跟他们一样有双万能得翅膀,一展翅就能到自己想去的地方。也许这不只是我一个人的梦想,我想应该是所有生活在这片大山沟里的孩子心中的那个梦。而在这条追梦的路上,每个人为实现心中的那个梦努力打拼着。

上四、五年级的时候,自己也有一点分担家里负重的能力了,那根跟着父母,我和妹妹的挑水扁担,不知不觉变成了我一个人的劳动工具。每次去一趟两边各挑半桶,渐渐的变成了两桶。

那几年,气候条件越来越差,干旱缺水让人们生活过得很艰辛。那眼哺育我们,带给我们欢声笑语的泉干了,她就像是完成了养育一方人的使命,不声不响的消失在了我们的记忆里。

后来,人们开始打井取水供生活所需,水位越来越低,井也越打越深。

考虑到取水难各方面原因,国家当时在农村开始搞"农村人饮水水窖希望工程”,解决了黄土高坡缺水问题。

再到后来条件好了,生活也算是步入了小康。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煤油灯电报到电灯电话再到电视、冰箱、洗衣机;小洋楼、小轿车、通讯工程、乡村柏油路村村通,更重要的是村里通了自来水,人们的饮水安全的到了保障。

取水成了祖国70年农村发展变化的真实写照,也是农村脱贫路上沧桑变迁的一个缩影,成了我们成长道路上的浓墨重彩的一笔。希望我们的生活每天都有新的变化,但不变的是珍藏在心中的那份淳朴的记忆。


注:①小弟,堂弟,文中五娘的儿子

②泉坝,把从地下流出来的泉水,用土打成堤坝,将水储存起来,供村里人饮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