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

发布时间:20年05月11日 信息来源:兵团政法综治网 编辑:兵团政法委员会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第八师北野监狱 齐鹏

        今天是周末,也是母亲节,虽然这个节日是西方的舶来品,但对于儿女来说,则是意义重大,。作为准爸爸的我,已在妻子的身上感受到满满的母爱,同时也不得不感叹母爱的伟大。

图片

图片



都说女子本弱,为母则刚。一个弱柳扶风的女子,从做母亲的那一刻开始,就褪去娇柔,变得勇敢坚强。人依旧是原来那个姑娘,只不过因为“母亲”这个角色和称谓让她变得更加坚毅了而已。母爱,它像一片暖暖的阳光,温暖着我们的心灵,它像一汪脉脉的清泉,滋润着我们的心田,它像一缕柔柔的清风,轻抚我们的流年。母爱是这个世界上最无私,最珍贵的感情,一生只有默默奉献,勤勤耕耘,不计回报,是母爱,给了我们拥抱世界的力量。

我的母亲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是一个地地道道、老实巴交的农民,一生在那片黄土地上埋头耕耘,从未离开过。由于当时农村封建思想的禁锢,母亲从未上过一天学,也便不认识一个字,后来便早早嫁到了我家,那年母亲才刚刚20岁。

母亲的命运坎坷的。母亲自嫁过来后,因为家境情况,便每日起早贪黑的在田间地头劳作,无论艳阳高照,还是斜风细雨;也正是由于这样常年累月的劳作,母亲早早的患上了气管炎,每当变天时,总是喘不上气,直到现在也未见好转。

母亲36岁那年,父亲因病去世,这对于我们这个并不富裕的五口之家来说,无疑是塌了天。生活的重担全部落在了母亲一人身上,砍柴,挑粪,割草,背麦,打谷……苦活累活样样都干,为了拉扯我们,落下了一身的病。即便是这样,母亲愣是让我们兄妹三人读了书,哥哥上了中专,我和妹妹上了大学。这对于大字不识一个的母亲来说,我们便成了她最大的骄傲。

在我的记忆里,母亲总是忙碌的。早上天蒙蒙亮时,母亲便起了床,烙馍,做早饭,而后又早早的下了地;一直到太阳直射的正午,才托着疲倦的身体回家,紧接着又要张罗一大家子的午饭,饭后,我们一般都会小憩一会,而母亲却在厨房里忙碌个不停;午后三点,太阳还是很热,母亲便匆匆下地劳作,锄草、施肥、放苗……这一忙便是一个下午,直到夕阳落在地平线以下,才起身回家,又不得不继续着晚上的伙食。就这样,母亲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未停歇。自父亲去世后,母亲便更忙了,一个人操持着家和二十多亩地。

直到我高中毕业的那年,同村的邻居给母亲介绍了一个搭伙过日子的人——我的继父——李守孝。那年母亲43岁。

现在,母亲已年过半百,已是知天命的年纪,而我们兄弟二人早已成了家,妹妹也在外地求学,我们便早早的不在母亲身边了,渐渐的跟母亲越来越远了。“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辉。”

这一生唯一的愧疚,就是作为儿子的我,没有尽到那份属于儿子的责任。

直到前几天,我由于工作的缘故,不得不把母亲从老家叫回,以便照顾我即将临盆的妻子。再见母亲时,眼角的皱纹更深了,鬓角的头发变得斑白稀疏,寂寞而疲倦的爬在头皮上,身上穿的是多年来一直都不曾舍得的嫁妆。母亲一辈子从未出过远门,初来城市,显得有点恐慌和拘谨,不知怎么穿行六车道的十字路口,面对来往的车辆,总是怯怯的。有时也像个孩子一样,趴在窗户口看看来往的直升飞机,用那个我们淘汰的手机拍拍璀璨的霓虹……

母亲还是那样,总是闲不住,忙碌个不停,每天早早起床,拖地、擦桌、烙馍、做早饭,继续为我们这个小家奔波着。

春来秋往,花开几度,轮回几许。如今的我们早已长大,而母亲却一天天变老了。龙应台在《目送》中写道:“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殊不知,做为子女的我们,当我们远行时,可否看到母亲那在风中凌乱飞舞的稀疏的白发,那眼中盈满的期盼和泪花?

当岁月在时光中老去,我们应在闲暇之余,陪陪母亲,听她絮絮叨叨,唠唠家常,讲讲曾经的往事。

如若不是爱的深沉,怎会如此无私博大?

如若不是爱的深沉,怎会如此锥心牵挂?

历尽沧桑,愿所有的母亲都被岁月温柔以待。祝所有的母亲,母亲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