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法院人战“疫”日记

发布时间:20年03月20日 信息来源:兵团政法综治网 编辑:兵团政法委员会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兵团法院 彭超








为做好疫情防控工作,2月3日,我被抽到乌鲁木齐高铁站返疆人员分流工作组。这是一个临时工作组,由兵团法院牵头,兵团直属的6个单位共10名党员组成,其中法院干警3名。分别是院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王建新、院监察室主任张林和我。我们三个都是部队转业军官,虽然都在法院工作,但是日常一起共事的机会很少。因为疫情防控突然走到一起,部队雷厉风行的作风和军人天生的默契感让我们的工作开展的非常顺利。

凌晨4:00,是睡梦最香的时候。一串“叮铃铃”的闹钟响过.我揉了揉迷迷糊糊的眼睛,真心不想起床。但是我知道闹铃就是命令,上战场的命令,战胜疫情的命令。于是我又像当年在部队拉紧急集合的时候一样,立刻起床洗漱,穿上防护服向高铁站走去。一轮明月和满天的星星伴我前行,在这里工作已经5天了,我还没好好跟家人通过一个电话,今天一定要挤出一点时间,跟家人视频一下,我从内心里提醒自己。

来到高铁站,我强迫自己喝了一杯热水,我知道只要一上岗就没有喝水的机会了,不管多渴多饿都得忍着,岗位上是感染区最严重的地方。走上自己的岗位,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装备,对面的同事向我点点头说:“加油,平安!”我也回了一句:“加油,平安!”这是一线岗位上工作人员的礼节。我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我,但是我们每天都是这样相互鼓励和祝福。

4:35分,广播里播出了第一列火车的消息,提前了14分钟到站。所有工作人员全部就位,测量体温的、登记的、维护秩序的…….

我将写着“兵团”二字的牌子高高的举起。第一批次返疆的兵团人,通过体温测量和登记后,我带领着他们来到兵团在高铁站的临时区域,由这里的同事再将他们分给各个师,而后由各师工作人员统一带到师里进行集中统一隔离。

紧接着就是第二批次、第三批次……。返疆人数多的时候,我来不急走只能用跑,汗水湿透了内衣。

中午2:00,张林主任来接我的班,顺便给我带了一杯温开水。从早上到现在7个小时里,我滴水未进。张主任从他的水杯子里把温开水倒到我的水杯里,这样不容易感染。我打开水杯子,喝下一杯温温的开水,身体顺间温暖了许多。

拖着疲惫地身躯,我向酒店走去,街道上三三两两,多是防控的工作人员,大家都穿着防护服,谁也不认识谁。但是,只要碰见,就会相互做出“加油,平安”的手势。

回到酒店,我脱下防护衣,仔细地冲了个澡。桌子上放着一盒热盒饭,是王建新主任帮我打回来的,囫囵吞下几口,躺在床上歇一会,不知不觉就睡着了。醒来之后已是晚上8:00,打开手机,信息一个接一个的到来,满满都是同事、朋友和亲人们的问候和祝福;父母和爱人也发了好几个微信视频通话和留言语音,听着留言语音里父母的叮嘱、爱人的关心、女儿的祝福,我的眼睛湿润了,有这么多亲朋好友的支持,我一定会把工作做好,我坚信我们一定能打赢这场疫情阻击战。

随后,我打开微信,与父亲和爱人进行了视频通话,给他们报个平安:“没事,都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