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万元的贷款+外债,这名兵团监狱警察快还完了

发布时间:20年01月14日 信息来源:兵团政法综治网 编辑:兵团政法委员会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剑语新兵

周一,南疆阿拉尔,天气阴。

街上的红灯笼渐渐多起来了,年味儿越来越浓。因工作安排,下午抽出两个小时的时间,我参加了由监狱领导带队的慰问活动。

说是“领导带队”,其实总共就领导和我俩人。路上我还在想,到了民警家里千万别冷场,搜肠刮肚想着说一些喜庆的话,活跃一下气氛。

但每到一家,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就会被刺痛一下,有种想哭的冲动。

//01//

最先去的一家是位患病的战友。提前电话联系,他没去医院,也没有去社区诊所,刚好在家。

他早早便在楼下等候,这令我们很纠结。慰问不是来添麻烦,而是想送上一点单位集体的关心,以及了解一下情况,听听还有什么困难。

进门,家里布置很整齐,也很温馨,就跟他在单位时一样,警服从来都是整整齐齐,工作也是一丝不苟。

领导送上慰问金,简单聊两句,“钱不多,更多是心意。好好养病,早日归队!”

“一定!”

下楼的时候,他又把警服外套给披上了,执意要送。看得出,这个时刻于他而言,很郑重。所以即使病休,也要把警服穿上,让领导和战友们知道,他还是这个温暖集体里的一员,还在保持一颗战斗的心。

看上去,很普通;听上去,很平凡。但他,以及很多像他一样的战友,对监狱工作有着难以名状的特殊感情,这是一份职业,更是一项事业,大漠边缘安放了青春,也寄托着无限梦想。

//02//

他的家在顶楼,没有电梯,即使快步走也得两三分钟才到家,更何况他的身体状况并没有年轻人那么好。

其实事后我才知道,他早早就下了楼,到小区门口等候,担心我们找不到他的家,或者说,担心浪费时间耽误行程。

他真的已经不再年轻了,我没留神,快步往前走的时候,已经远远把他落在后面。但就在四年前,在监狱大院里,他还小跑着过来,跟正在执勤的我说稿子的事情,还在劝我,千万别放弃写作。

上楼的时候,他固执得让领导和我走在前面,边走边说,“别客气,千万别客气。”

嫂子也在家里,他和她笑得很灿烂,除了工作和生活在眼角、头发留下的痕迹,他们一直让房间充满温馨的感觉。如同他此前写下的文字,熬过的夜,以及由此诞生的作品,令人感到温暖,如沐春风。

领导的话令我印象颇深,有的人对集体贡献远大于索取,而当集体想给予什么的时候,却总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多、不够好。这样的战友,这份感情,值得尊重。

//03//

他的母亲也在家里。我们进门的时候,她非要做饸烙面,让我们尝尝甘肃老家的味道。

由于我有一段时间被单位外派学习或抽调到专项组工作,所以并不了解他家发生的情况。

“花了47万左右。其中有向银行贷款,也有单位发动捐款给的支援,还跟要好的战友借了一部分。”

前年底,他的爱人因患癌症,虽多次手术治疗,无奈病情太重,终究不治,与世长辞。

略感欣慰的是,由于工资待遇的提升,收入在增长,所欠的外债已经还了大半,“现在还欠一部分,争取今年全部还清。”

他的两个孩子已经放假,正趴在餐桌上写寒假作业,小女儿很可爱,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叔叔好!”大儿子则沉浸在作业中无法自拔,他责怪说,“快打招呼。”

他说,多亏了母亲在家里帮忙,否则,真不知该怎么办。我们找话题聊,问阿姨,是阿拉尔好还是老家好?

阿姨说,老家好。生活一辈子的地方,哪有说不好的道理。

当领导把慰问金给他的时候,阿姨忍不住落泪。我很愧疚,会不会是因为我们的话又勾起了伤心往事……

沙发上的布套虽然很旧了,却很干净;家里的摆设很简单,却透着一股子家的味道。

他介绍说,自己的亲侄子也来阿拉尔工作了,在警务站当辅警,一个月有6000多块钱的工资。南疆这片土地,重情重义,值得为之奋斗。

临走,领导掏了一下衣兜,除了几张一元纸币,就是两百元的“大票”了,都给了孩子,“买个文具。”

回去的路上,领导说,刚才那位民警的爱人病危时,他火速赶往医院,刚到病房,就接到了紧急任务(必须到现场那种),只能再折返回去。

在民警需要的时候,努力去做一些事情,是必须的,也是值得的。

眼下,天很冷,心情很复杂,但未来,一定是温暖且光芒透亮的,我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