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有跳广场舞的注意了!很可能被这群人盯上!

发布时间:19年10月14日 信息来源:中国反邪教 编辑:兵团政法委员会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中国反邪教

      广场舞,可以说是中老年人最喜欢的健身方式之一,既能调节情绪,又可以强身健体,最重要的是,它扩充了中老年人的交际圈,大家一起跳跳舞、聊聊天,再好不过了。


1

▲盛行的广场舞文化,图源:纽约时报


然而,却有这样一群不怀好意的人,盯上了广场舞。


“哎呀,生病了,这是因为家里有不干净的东西,得驱鬼!”


“现在去趟医院多贵啊,不用吃药,听我的,我告诉你一招!”


“手里头的钱放着多不划算啊,我有个‘复兴计划’,投资少,回报大,您手里的钱转眼就翻翻。”


要是听到了这些,您可千万别信,因为这些极有可能是邪教“门徒会”的陷阱……


2


“门徒会”又叫“三赎基督,还有“三赎教”、“旷野教”、“二两粮教”等诸多别称。1988年,陕西一个名叫季三保的农民创立了“门徒会”,自称“三赎”。他声称在《圣经》中,诺亚第一次救赎,罗德第二次救赎,而季三保自己,就是第三次救赎。


这还不是最荒诞的。和其他许多邪教一样,“门徒会”也宣称“世界末日即将来临”,加入“门徒会”才是唯一得救的方法,而且称通过“祷告”,还能让自己家的米和油自动多起来。


3

▲图源:央视新闻


不仅如此,他们还宣称信了“门徒会”以后,生病不用上医院,通过“祷告”就能治愈。


反正不管是什么问题,加入“门徒会”就都能解决。在他们的“教义”里,充斥着大量这样的内容——“显神迹,行异能,赶污鬼,使瞎子看见,聋子听见,哑巴说话,瘫子行走,死人复活……”


由于这种荒谬的言论和害人害己的行为,1995年,政府依法认定“门徒会”为邪教并取缔。但是,“门徒会”并没有就此销声匿迹,而是由明转暗,继续偷偷活动着。


2016年9月,央视等媒体曾报道过这样一个案例。


生活在湖北监利的姚湘枝,由于常年在外打工,身体出现了一系列问题,只能常年服药。后来,她从深圳回到老家,接触到了邪教“门徒会”。拉拢她的信徒告诉她,不用吃药,不用去医院,只要“祷告”,就可以不药而愈。


一开始,姚湘枝还是半信半疑。但因为回到老家后休息得当,她的身体真的一天天好了起来。可姚湘枝却把这种修养带来的好处,全部归功于“门徒会”,于是开始对“门徒会”的活动越来越积极,随后就被任命为当地的负责人。


上面的人还告诉他,要让更多的人加入“门徒会”,就要找到更多的病人,通过“祷告”,帮他们康复,以发展教徒。


4

▲正在祷告的“门徒会”信徒,图源:凯风网


于是,姚湘枝盯上了一个叫徐元康的人,他已经患有精神分裂症15年。


2015年6月14日,姚湘枝跟另一名信徒一起来到了徐元康家。他们以治病为由,将徐元康绑了起来,不准他喝水吃饭,然后围成一圈对着他大声呼喊“三赎基督”的名字,希望通过“祷告”赶走徐元康身上的病魔。结果当然可想而知。由于没有效果,两天后,姚湘枝又以徐元康家中太吵不利于“驱魔”为由,将他带到了白马村去进行所谓的“治疗”。


5

图源:央视新闻


当晚,徐元康受不了折磨,开始在地上打滚,以头撞地。但这时有人却说,“这是牛魔王精在使坏,徐元康被牛魔王精附体了”


就这样,徐元康在一群愚昧而狂热的“门徒会”信徒控制下,手脚被捆,滴水未进,环绕于所谓的“祷告”之声中。一直到24号晚上,受尽折磨的徐元康病危。然而可悲的是,姚湘枝等人不但没有把他送进医院,反而说,“徐元康被牛魔王带到地狱里睡觉去了,大家再坚持祷告一天一夜,他就会回来,就会死而复生”。


最终,徐元康在百般折磨下死亡。


6

▲遇害的徐元康,图源:央视新闻


2016年,湖北省监利县人民法院对姚湘枝等人,判处7个月到5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7

图源:央视新闻


而这,还只是“门徒会”诸多恶行中的一例。更多的信徒被“门徒会”所谓的“复兴计划”所蒙骗。


“门徒会”邪教组织所谓的“复兴计划”,就是号召信徒们向神“献爱心”,缴纳“慈惠钱”和“慈惠粮”。这些钱美其名曰会帮助信徒们发家致富、获得丰厚的回报、更会获得“神”的偏爱,但实际上大部分都流向了“门徒会”邪教组织的核心骨干手里,供他们自己买车买房极尽享乐。


据湖北警方介绍,仅2011年到2014年几年间,“门徒会”聚敛的钱财就累计超过4000万。


8

图源:央视新闻


而那些被邪教“门徒会”蒙骗了的信徒,因为把自己一生的积蓄和精神寄托都放在了所谓的“三赎基督”上,一旦期待破灭,随之而来的就是毁灭性的打击。


来自湖北的刘宗保就是一例。1992年刘宗保接触到了“门徒会”,有人来到他们村子里传教,告诉他生病可以不用吃药,种地不用施肥。于是,在传教人的游说下,刘宗保加入了“门徒会”,并且把盖房子用的两万多存款全都拿了出来,献给了自己的所谓“信仰”。


不仅如此,刘宗保还拉上了自己的妻子一起信,变卖家当,风餐露宿,在所不惜。由于常年供奉所谓的“神”,吃不饱住不好,刘宗保的精神状态一直很糟糕,但他却把这些都归咎于是“神”对他的惩罚。


悲剧就这样发生了。2014年3月3日,痴迷“门徒会”邪教的刘宗保从桥上跳了下去,他的妻子也跟随丈夫跳河身亡。


9

但“门徒会”根本不会在意信徒们的死活。他们在意的只是自己赚了多少钱、信徒是否虔诚、是否愿意献上自己的一切……


一开始,他们主要在农村发展自己的信徒。信徒入教后,还要带人加入,称带的人越多,对“神”的贡献就越大,个人所得的“福分”也就越多。


而现在,他们逐渐把目光转向了城市,广场舞就是他们首先瞄准的“目标”。爱跳广场舞的,大部分是上了年纪的老年人,“门徒会”就对他们打出感情牌,先是跟老年人拉家常、套近乎,建立了一定信任之后,再伺机拉拢入教。


除了广场舞,社区医院,甚至是qq群、微信群,都可能是他们的活动场所。据报道,他们甚至试图拉拢社区诊所的医生,企图让医生在诊所宣扬“祷告治病”,以诱骗病人加入“门徒会”。


在网上进行搜索也会发现,其实邪教,离我们的生活并不遥远。不少人因为家人信了邪教而苦恼。



10

11

12·

图源:网友留言


陷入邪教给个人、给家庭、给社会带来的危害是巨大的,希望所有人都能擦亮眼睛,明辨是非,让这些邪教彻底消失在阳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