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键杂谈:喉舌铸剑,常怀赤子之心

发布时间:19年08月20日 信息来源:兵团政法综治网 编辑:兵团政法委员会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张乐鹏 樊 陈 曹海林

    不忘初心,不是简单地追求儿时的懵懂,亦不是背对挫折,从而逃避现实中该承担的责任。而是无论面对自身所斩获成果的美丽盛装还是岁月蹉跎、物欲横流时下日渐霜凋的素颜,我们亦然微笑,凝心聚力,铸剑喉舌——常怀赤子之心。

   《孟子 娄下》一文中说到,“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也。”经清代学者杭世俊考证认定:“赤子”源于孩子的身高。我国早期“尺”与“赤”通用,幼儿不过尺把高,称为尺子,也就是“赤子”,因而“赤子之心”也就是孩童之心。常怀赤子之心引译为光怪陆离、觥筹交错的世界是复杂多变的,但自由那点点摇曳的心烛永燃不熄,孕育着我们追求事物、理想的好奇、真诚与执着。常怀一颗赤子之心,一路向前,莫要背离心之始终——拭去尘土摸爬滚打着向前。

       曾经听一个笔友哀叹:我,越来越不像自己了,对文字的灵感已迟钝、枯竭,床头日历数字的改变,丰富了我的生活,但似乎带走了一些什么。无疑,与文字为伍,有的时候,生活是清苦的,费神劳心。因此,为了心里的话能够倾诉,往往无奈而违心的选择将自己的文字烙上物欲横流的世俗烙印。这,是该愤世还是自责?身处一个依靠点击率去衡判作品成功与否的时代,靠豆瓣评分判断影音文字的高下,大量的庸俗文化淹没了精神文化,结果三流段子总是高过散文杂记。然,只有那些志存高远,抵御商业烙印的俯首弄姿与沽名钓誉的欲望犬儒,不随一时社会舆论沉浮的文字,才是经久不衰的艺术。文字的厚重——是因为常怀赤子之心。

       短短的五天青湖论剑即将结束,然而我们的思想,不曾停留。喉舌铸剑,笔力以铿锵。兵监宣传文化,佳作迭出,成绩斐然,可圈可点。然登高望远,方知山外有山,细细思量,力作尚欠。深厚的文化底蕴、尚未人知感人肺腑的创作资源尚需深度挖掘。克服浮躁心里,摒弃急功近利,在日常工作中常怀赤子之心,铸剑以喉舌,执笔以心血,饮水青湖以践行,激励我们2020青湖论剑再聚首的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