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城的冬天

发布时间:19年01月13日 信息来源:兵团监狱管理局 编辑:小兵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孙婷婷

前几日休息,我怀着迫不及待的心情回到了我美丽的故乡——塔城。从选择成为异乡的监狱警察以来,每每回到这座西部边陲小镇,总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雪舞银冬”

由于机场坐落于离城市30公里以外的乡镇,一点没有疲惫之意的我,乘坐机场大巴车,欣赏着眼前的一切。

透过车窗,大地覆盖着厚厚的积雪,轻柔、松软、洁白无瑕。放眼望去,茫茫大地,银装素裹。北风吹来,洁白的雪浪此起彼伏,深蓝色的天空,严丝合缝的扣在大地上。

远处的牧羊人,正顶着寒风赶羊追马拾掇小牛。埋头前行的羊群,用蹄子扒开厚厚的积雪,觅食下面的枯草。羊群渐渐被赶到了远处,此时天空的云朵也在前方的视野里迅速变幻成形,东走西移,眼前的景象宛如一幅美丽的画卷,别有一番诗情。

大巴车缓缓驶入市区,已是晌午。虽然进九之后,气温急剧下降,但太阳直射的光线穿过"塔城蓝",依然是和煦的。此时天空中依然瓢着雪花,柳絮般纷纷扬扬,远处的高楼大厦,隐隐约约宛如云中的城堡。这个时候,行人与车辆慢慢多了起来,马路上穿梭的人们,戴着口罩,笼着围脖,匆忙中感受着冬的滋味。孩子们打起雪仗,滑起皮圈时的欢声笑语也让这个冬天不再冷清。

夜色降临,皎洁优雅的月光下,雪后的双塔公园、人民广场、大街小巷的公交车站,被白雪点缀的如同冰雪奇缘里的童话世界。如此幽雅恬静,晶莹剔透。一棵棵笔直挺拔的橡树,宛如城市里的守护者,傲立在暮色中。此时的意韵风情与俄罗斯的冰雪之城有异曲同工之处,所以有人说塔城的冬天,让你有一种如入“异国他乡”的感觉。

神秘的“冬宰”

闲暇之余,父亲带我去一家哈萨克族牧民家挑选羊娃子,以备春节之时享用。

正巧赶上哈萨克族牧民在进行冬宰,冬宰是哈萨克族牧民一直保留的传统民俗。追溯由来,哈萨克族冬天的牧场总是在高海拔的天山深处,因此“冬窝子”非常寒冷,为了抵御并度过寒冷的冬季,哈萨克族人在冬季转场安置毡房和棚圈时,都要宰杀牲畜来度过漫长的寒冬。

哈萨克族大叔告诉我们,选择在这样的时节宰杀牲畜,自有它的道理。首先,羊群刚从夏秋牧场出来不久,膘肥体壮,肉食鲜美。其次,寒冷的天气,食用营养丰富的羊肉可以帮助牧民抵御严寒,强健体魄。

冬宰时节,无论你走到哪一家牧民家中,他们都会端上醇香的羊肉、牛肉、熏马肉和奶茶招待客人,聚在一起吃饱喝足,弹起“冬不拉”,跳起传统舞蹈,欢乐的身影让冬牧场不再荒凉。

“感受冬天的味蕾”

每次回家,第一件事并不是拎着行李回家。

而是直奔去自己特别爱吃的一家擀面皮店。也许,有人会说我是个吃货。我不否认,但我认为那更多的是一种对故乡的想念,因为那是故乡的味道。

作为资深吃货,故乡的冬天自然不能少了美食,在冬天里吃羊腿面包、喝酸梅汤、啃咬羊头肉,都不算厉害。没吃过“纳仁”和风干肉的冬天,那一定是让人缺憾的。深冬,作为招待亲朋好友的必备佳肴,盛上一盘热气腾腾的“纳仁”,不仅能驱逐寒冷,那美味也是让人意犹未尽。“纳仁”也叫手抓羊肉,用原汁羊肉汤煮面条或面片,捞出盛入盘底,羊肉放在上面与面片拌在一起,撒上一层薄薄的洋葱,然后抓着吃。

最后,再来一碗原汤化原食,大家围坐在美食旁欢聚在一起,举起酒杯,翩翩起舞,不时引吭高歌,歌声悠扬、热情、温暖。而风干肉的不同之处,在于风干过程中形成那种独特的香气,据说有外地人品尝过这里的风干肉,回到原籍自己做,怎么也找不到塔城风干肉的味道。

冬天,更让我欣喜的还有俄罗斯族各式甜点,小点心的花色品种也很多,有饼干、列巴、巴哈力、小面包等等,每种糕点做工都很讲究,各种图案模具抠出来的形状有方有圆、有大有小;他们既是叫人垂涎欲滴的食物,也是观赏性很高的艺术品。俄罗斯族家庭为了做点心,几乎家家都有烤箱,如果来到俄罗斯族家中做客,他们一定拿出各种美味的点心来招待您。

故乡的冬天,是我人生成长最美好的一段岁月。虽没有粤闽之地如春般的温暖,也没有齐鲁大地如夏般的热情,但她朴素的色彩,鲜活的生命,纯朴的民风让我难以割舍。当家乡变为故乡,时光变为岁月,唯一不变的是心中故乡温暖的冬天。盼望,大雪纷飞的日子,再去那梦回牵绕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