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

发布时间:18年12月22日 信息来源:兵团监狱管理局 编辑:小兵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邢丕玺 樊陈

听闻冬天到来,我匆忙翻开诗集。

第一页吹着风,第二页下着雪,最后一页是我皮肤上的荒草地。

想起了群山环绕的村子,我曾是那里的孩童。雪覆盖一万茬庄稼,我打算遗忘的旧事,终将遭遇反复收割。

田垄上有忙碌的人们,他们凝视着土地,就像翻阅一段难解的宿命。

生活的秘密从轰隆的拖拉机中升起,隐没在灶间的浓烟里 。十二月房子和粮食开始衰落 ,一场抒情如何才能恰如其分,冬至是一次中断的巨大象征。

像绘画的现场未曾打扫干净 ,村庄在大雪中安坐如初。桌上的饺子,三行和馅 ,两行包在面皮里。剩下一行,留给远行的你。灶上的中药罐,药是祖传的老秘方,多一味驱寒气,少一味药是当归。

陆续归来的年轻人,说着城市的霓虹灯,于是村庄的裁缝铺又有了新样式。

月亮的颜色从出发时开始算起,故乡共有三次蜕变,一次惆怅的晕黄, 一次清凉的翠绿,还有一次,纯粹的雪白。

我需要一些清醒的时节, 共此麦地完成艰难生长。马在南山坡,关闭战争。我和我的雪,共享盛世。

“儿寒乎,欲食乎。”“儿倦乎,欲还乎。”谜面在冬至,席卷一切饥饿。

冬至,谁会是第一个出门的人,是左脚还是右脚。

想听音频版请点击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