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派出所近十年,家人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发布时间:18年10月31日 信息来源:“剑语新兵”微信公众号 编辑:兵团党委政法委政治处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褚永旺 黄飞

已经十七天没回家了,很想老婆和闺女。

“芮芮,你要听妈妈的话,爸爸马上就能回家看你了!”

所长家人生病,不得不请假;教导员外出学习,归来还要一段时间。于是,这段时间就成了我一人带俩“兵”(民警)。我在派出所工作八年了,算“老人”,不管啥事,必须冲到前面!

每次到局里开会,唯一的奢望就是去学校接送女儿。就算是回家取件衣服,也只是看一眼、说两句就走。女儿哭闹着不让我走,我也不想,谁不知道“老婆孩子热炕头”好?可没办法,抱了又抱、亲了又亲,放下女儿,回单位!

1惭愧

女儿学聪明了,会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来挽留我。前些天她的理由是,班上有男生欺负她,让我帮她“出头”;再前段时间,她抱怨老挨妈妈训作业做不好,要我辅导辅导她;再往前,是想让我陪她过生日,还拿出奖状给我看,“爸爸我又考了满分,你就答应我这次吧!”

哪次愿望被满足,她就成了小公主,开心得不像话。但更多时候,我能给她的只有失望,甚至还有“再闹爸爸就生气了”之类的训斥。

在派出所干了近十年,越发感觉,家人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不知这样的故事你是否听说过:处警带犯罪嫌疑人到医院做检查,却碰上了独自孕检的妻子;家里漏水,让爱人自行处理,自己却跑到报警人家里调处“狗叫扰民”……我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惭愧!

所以我又是个矛盾综合体,时常纠结不已。比如,刚训完孩子,心里会跟针扎一样,发誓下次一定要做个好爸爸。到了下一次,下下一次,又会重复从前的故事……

有人不解,派出所里,真有那么忙?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聊聊加班二十四小时之后如何保持上班不打瞌睡的法宝和秘诀。

在别的单位、部门或者岗位,连轴转不能说没有,但你转个试试,就算不补休,第二天的任务也会适当减少。再换派出所试试——案子办完了没?任务超期了没?还想着休息?呵呵!

2恐惧

既然这么累,你为什么不辞职或者换岗换工作?

我说我热爱警察这份职业你相信吗?我说穿上一身藏蓝是从小的梦想你明白吗?

但说实话,我不是没有想过放弃。

可穿上警服之后,一下子就着了魔,有了坚持下去的动力——在我心里,警察就是最神圣的职业,没有之一。

毕竟,在职工群众生命财产受到威胁时,人们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别人而是警察!如果连我们自己都选择退缩,大家还能依赖谁?

说个听来的故事。多年前,有战友处警遭遇袭击,他们拼了命击退暴徒。回到派出所,其中一位战友目光呆滞,死抓住枪不松手。经过近两天的心理疏导之后,他才松开近乎僵硬的手,“啊……”一声大喊,然后泪如雨下。

这不是拍大电影,这条不过重拍就可以。也不是打魂斗罗,死了一个还能满血复活继续战斗。这是血淋淋的现实,是随时都可能充斥着未知风险!

我知道,有的战友倒下了,有的战友离开了。但更多人,依然选择了坚守。我跟许多人一样,没有多伟大,只是从事了这份又爱又恨的职业,仅此而已。

朋友得知我获得某项荣誉后会忍不住称赞“勇敢”。其实,我心里挺虚的,一来自己胆子并不大,平时也会害怕;二来在处置一些紧急警情时,根本来不及思考“怕不怕”。

一言以蔽之,在派出所工作,早已形成条件反射——无论多晚,电话铃响,立马惊起;无论多难,任务来了,冲上前去;无论多累,嘴上抱怨,心中无悔!

3愿望

有一次,我哭了,因为女儿的话。

女儿问我,“爸爸,你今天晚上住不住这?”

她说得“这”就是“家”。在她的认知里,我已经没有了家的概念,或者说,单位、所里更像是我的“家”。

所以,那段时间我有很多次“N过家门而不入”,不是没时间,而是不敢!不知如何回答爱人的唠叨和埋怨,更不敢面对女儿无比期待的眼神!

或许有一天,当我被贴上无情、冷酷的标签时,我会明白过来,贴标签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

一次晚饭后,片刻闲暇,通过微信视频跟很久没见面的老婆孩子说说话,老婆随口来了句,“今天不忙啊?”还没等我回答,电话就响了,平台消息就来了,我只能迅速挂断,跟兄弟们冲出去。那一刻,我好像真的把什么给忘记了,也丢下了……

这样的事情在警队很普遍。有外地战友说,他们所里不管是谁,生日那天都会委托内勤帮忙买蛋糕回来,兄弟们一起庆祝,但已记不清有多少年没跟家人一起过生日了。

有句话叫“看清了现实,却依旧没有失去热爱。”我觉得像是在形容自己,但再大的“爱”也抵不过家庭的“暖”,老婆再多的埋怨最终都化作理解与支持。

我无比期望,无效警情、非警务工作再少一点吧!压力再小一些吧!不是说我怕苦怕累,而是想把宝贵的时间和精力,分一点给爱我的人。

因为,我也爱她们。

作者简介:褚永旺,男,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七师奎屯垦区公安局六十户派出所副所长;黄飞,男,“剑语新兵”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