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政法建设/政法文化/书库
人 总有些委屈无法言说
发布时间:18年10月17日    信息来源:兵团监狱管理局    编辑:兵团党委政法委政治处
【字体:    】   打印本页    
作者:绿柳

所谓字为心声,可是真正的心事,又怎会轻易落墨于纸,任世人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那些但凡说得出口的心事,不过是文字的浓墨重彩,且写,且读,却不必深究一个真假。向来最隐忍的心事,都隐藏在最深的心底,不让风来,不让雨来,那只是自己的流年悲喜。无论快乐还是忧伤,任由岁月打上光阴的印记,无量悲欢,只与自己相逢。 ----题记

昨夜和友交谈,她说自己还在加班,估计又得一个通宵,说完是一声长长的叹息。都说熬夜对身体伤害最大,可事情压在身上,不熬的办法又是什么?

其实,让人悲催的不只是工作加班。时常会在凌晨一两点还看到同伴发圈,说忙完工作,又去洗衣拖地操持家务,等终于躺到床上,才算有一点属于自己的时间。想想自己又何曾不是这样?

成年人的世界都很艰难,睁开眼就面临着许多不可推卸的责任,以前还愿意找个人诉说下心里的不快和郁堵,现在却更愿意独自去消化掉那些复杂的情绪和心事。记得白岩松在《痛并快乐着》一书中写过这样一段话:“一个人的一生中总会遇到这样的时候,即一个人的战争。这种时候你的内心明明已经兵荒马乱了,可是在别人看来你只是比平时沉默了一点,没人会觉得奇怪。这种战争,注定是单枪匹马。”

生活中,我们每个人都是这样,在人世间行走,总有些委屈无法言说。而这无法言说的原因,除了不能诉说,无法述说,不知给谁述说的原因外,也包含有不愿让在乎自己的人担心的成分。所以,在我看来,倒不如把它们藏在心里,静静地等着时间一点点沉淀,让伤口自己慢慢结痂。

有的人看起来人缘不错,认识的人很多,关系不错的人也很多,但茫茫人海,阡陌红尘,通讯录上的名字几十上百,熟悉的容颜更是成百上千,有时候,打开手机,一个一个名字地翻过去,扪心自问下,又有几个人能让你安心、坦然地去打扰,可以去随时随地地畅所欲言?退一步说,即便是你朝夕相处的家人,甚或是亲密无间的爱人,你也未必见得想什么时候说就能什么时候说,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任何时候都不必担心失礼,不必自责,不必畏惧被冷淡和被斥责。

记得曾经看过一个帖子,央视著名主持人朱军有一次访谈演员王志文,问他想找个怎样的伴侣。王志文回答:“我的要求也简单,就是能随时陪我说话”。朱军很诧异:“这个要求太简单了”。王志文说:“看起来简单,实际上挺难的。比如说,你正在兴头上想说话,可对方这时候正忙着,或者夜里你睡不着觉,想找他(她)说说话,对方一句‘几点了,你还让不让人睡觉’?会顿时让你没了兴致。”

生活在我们面前就像一个巨大的漏斗,年轻的时候,遇到的人多,想说的话也很多,无所顾忌,可能今天会跟这个朋友无所不谈,明天和另外一个人聊得忘记时间,即使是自己编造的故事,两个人也能谈得津津有味。

但是,随着年龄的增大,我们会慢慢地发现,能听你说话、和你说话的人越来越少,有时候这些居然都成了自己一种奢侈欲望。这个时候,我们可能会有一个固定的密友,能够在你孤寂的时候听你倾诉,也可能一个也没有。

所以,有时候,我们宁可在心里一千遍一万遍的对自己诉说,也不愿跟身边的人透露一丝半语。一些苦恼和烦闷,一些心情和境遇,别人不曾身临其境,自然不能感同身受,理解的也许能说些中肯宽慰的言语,敷衍的人就只说几句套话,会让你立刻后悔坦露了心迹。

白天我们将自己重重地包裹在铠甲之下,将真实的自己深深地隐匿起来。我们就象那一群浑身长满了刺的豪猪,为了御寒,挤在一起,为了自保,维持距离。想找个什么时候都可以说话的人,是难的;想找个什么时候都说真话的人,更难。

偶尔我们心中也会有汩汩的清泉流出,我们毫无做作地流露出真诚和热情,在眼与眼中交流,在心与心中温热,但很快地会连我们自己也笑起自己的幼稚,心和心,远远地总是隔着那么一段距离,甚至于永远走不到同一条轨迹。

我们已经越来越不会真实,越来越找不到真实,越来越不敢表达真实。我们的心,我们的,那颗曾经透明如琉璃的,最真实的心,如今,还能到哪里去找寻呢?

这样的苦衷,其实古往今来一直都存在着。电视连续剧《康熙王朝》里,康熙拥有后宫粉黛三千,他最爱的人是容妃。他到容妃那里,最爱说的话就是:“朕想和你说说话。”然后,把一些国事家事倾诉一番。到后来,他不得已废了容妃,每每郁闷时,总要走到容妃宫前。但是,人去宫空,贵为千古大帝,最终连一个说话的人也没有。

不知在哪听到这样一段话:“找一个你爱与之聊天的人结婚,当你年龄大了以后,就会发现喜欢聊天是一个人最大的优点。”爱情应该是无所不言,是相依为命;是身处寂寥却不感寂寞,是明知路漫漫、雪茫茫,却仍感激能与你一同走过……世界太大、太复杂,变化太快,拉住一个时时刻刻、随时随地能与之聊天的人的手,你就拥有了连康熙都没有的幸福。

不过也就是能够说说话而已。细细想来,也就如此:你干的事情再伟大,再轰轰烈烈,你也是一个人,一个有七情六欲的平凡人,也希望有一个贴心贴肺、知冷知热、能深刻理解你思想与情感的人在身边,跟你交流、沟通。这样,你就不至于孤单、寂寞。难怪鲁迅在碰到瞿秋白的时候感慨:“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

帝王将相,骚客名流尚且如此,平凡而又普通的我们,有着无法言说的难处和伤痛就更平常不过了。其实我知道,那些越是表面坚强的人,心底越藏着很多的苦楚和悲伤,她们最怕别人温暖的问候,最怕一下子被击中内心最柔软的角落,总是猝不及防就掉下泪来。

有时候也忍不住羡慕那些依然可以肆无忌惮活得像个孩子的同龄人,可以撒娇,可以任性,可以偷懒,可以随心所欲。可没有伞的孩子,注定要拼命奔跑。所以,总是不断地告诫自己,想要的得自己去争取,为此,只能默默地承受着压力,让自己的抗压力越来越强,离自己想要的生活越来越近。

五月天在歌里唱:你不是真正的快乐,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护色。不能说,不想说,不愿说,就变得越来越沉默,在无言中,为自己穿起一层又一层的盔甲,和现实直面较量。

不过,那些深夜作祟的情绪,那些难捱的委屈,那些让人沉默痛哭的心事,就像是一个个的路标。你熬过去了,就不想再提了,但回头看看自己这一路走来的成长,有心酸,有苦涩,但更多的是坦然。

哪有谁生来就无坚不摧?不过是为了生活下去,努力使自己强大起来罢了。不是有句话说吗,你的胸怀是被委屈撑大的。

既然无法逃避,那就坚持努力吧,为自己拓开一方地,也为爱的人撑起一片可以安心依靠的天。相信顽强倔强的我们,终会熬过苦难,和雨后彩虹不期而遇。

作者简介:绿柳 一名警嫂,新疆巴州地区作协会员。某重点中学高中语文教师,中学语文教研员,正高级教师,自治区级骨干教师,学科带头人。性格安静清宁。喜欢煮茶听音,喜欢与同道之人交流,喜欢让思绪在文字里漫步。擅长散文与诗歌创作。文字素淡雅致,温婉细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