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政法干警亲历首个中国农民丰收节:感谢·狂欢·致敬

发布时间:18年09月24日 信息来源:剑语新兵公众号 编辑:兵团党委政法委政治处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高玉贤 杨袁 黄飞

“一年只为这一季,一岁最盼这一天。”

丰收的日子,正是岁月最美的模样,正是时光最大的馈赠。在首个中国农民丰收节来临之际,第三师图木舒克市51团2连变得更加热闹,一场盛大的庆祝活动拉开序幕。

说实话,在土生土长的庄稼人眼里,是没有“庆祝”这个不怎么接地气的概念的。比如春种秋收、夏耘冬藏,都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不会因为某天多耕作了几亩地而叫苦喊累;比如赶上了好年景,收成要好过往年,也不会因此觉得自己有多大本事。

他们的人生哲学很简单也很深奥——生活本来就不容易,更何况这些都是来自于汗水和土地,能在平淡日子里找寻到幸福,很快乐也很普通。

但今年有些特殊,这庆祝,还真挺值得——

1盛大的狂欢

9月20日清晨,达吾提·阿不来提赶到自己棉田,平整场地、准备农具等大事小事都检查过问了一遍,确认无误方才罢休。这天的拾花有些特别,一来人多——差不多整个连队的壮劳力都来了;二来复杂——这是场比赛,得分出胜负,还会有奖品。

“预备,开始!”一声口令之后,几十双手迅速飞舞起来,很快就有人一马当先。大伙儿调侃道,这样的“快手”再多些!

外人眼中的南疆小镇,往往是偏僻的、安静的、荒凉的。然而,真正在这片土地上看过、走过、生活过,会对欢乐、幸福、安详有更深层次的认知。比如拾花时的热闹劲,哪里像是比赛,分明是一场盛大的狂欢。

等等,这场比赛本来就是庆祝活动的一部分啊。

第三师图木舒克市51团2连“访惠聚”工作队队长、兵团党委政法委副书记王建民,还有兵团党委政法委的詹征、叶宁和郑惠英,也加入到拾花大军中去。

 

一起劳动流汗,一起见证丰收,共享喜悦、共庆佳节就变得更有意义。率性、朴拙,喧嚣、热闹。一副堪比“扬鞭催马运粮忙”的场景在挥汗如雨中变得更为具象,自然而然,累并快乐。

2肆意的挥霍

欣欣向荣,笑颜常在。这是广大职工群众的期盼,更是心愿所在。

劳作自不必说,文体活动也是行家里手。尤其是少数民族职工群众,能歌善舞、激情四射,在属于自己的节日里,怎能按捺得住内心的欢乐?

9月21日,一场文体联谊活动在第三师图木舒克市51团2连进行。篮球对抗赛在2连和3连之间展开。这项体育运动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大家喜欢在收工后投投篮、运动运动,享受属于自己的时光。

很多时候,时光是否真的属于自己,值得商榷。如土地一样,羊群来了,冰雹来了,风沙来了,很多时候满是伤痕不是写意,是写实。

 

好在有丰收节,我们可以肆意挥霍喜悦与感动,一如收获之后的田野,连同广袤的天空,是可以纵情歌唱的。

所以在简陋的舞台上,庄稼人夹杂着口音的诗歌朗诵,用最朴实的话语说着心里话;一首首喜庆欢快的乐曲,与麦西来普舞蹈配合得恰到好处。当歌声、掌声、呐喊声交织在一起传递开来的时候,所谓的凋敝与困苦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豁达与挚爱。

“生命自己会寻找出路,因为只有在无际的弯路中,才会有更多的机会,不停地靠近世界的种种真实之处,才会有强大生活的强大根基。”想起了李娟写在《我的阿勒泰》中的这句话,用在南疆,也挺贴切。

3丰收的声音

“今年我的棉花喜获丰收,(估算下来)比去年挣钱多了一倍还多!”达吾提·阿不来提接受采访时有些激动。

取消“五统一”、自主经营权、帮扶政策多……得益于兵团团场改革和向南发展战略部署不断深化,像达吾提·阿不来提这样的一线职工尝到了不少甜头。

努尔古丽·亚森在拾花大赛中以159公斤的成绩夺冠,奖品是一台电饭煲。“今天的比赛很有意义!”她说,“就应该用自己勤劳的双手脱贫致富,建设美丽家园,奔向小康生活!”

一岁接一岁的春种秋收,换来的是一载又一载的春华秋实。滚滚麦浪卷晴川,稻花香里说丰年,丰收仪式感的背后,是亿万农民的荣誉感、幸福感、获得感。

希望的田野,承载着我们对生活的向往,更承载着我们对故乡山水的眷恋,和对家国田园的无限情感。

从今往后,那座山、那片水、那块田,都有了更深的含义:我们一起聆听丰收的声音,奏唱新时代交响。奔跑吧,希望的田野,我们永远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