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政法建设/政法文化/书库
梦中的妈妈
发布时间:18年09月13日    信息来源:兵团监狱管理局    编辑:兵团党委政法委政治处
【字体:    】   打印本页    
作者:王伟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每每在媒体上看到慈母的身影,就时常会联想到您,我的母亲。特别是在您的忌日,禁不住泪水涟涟。

可您的音容笑貌,却依然停留在逝去前的这些日子,仿佛还历历在目。都说时间会消磨一切的记忆,淡化所有的忧伤和痛苦,可现实却恰恰相反,您虽然已离世,却让悲伤和思念在时间的长河中描绘着专属于您的印记。在光阴的陪伴下,越发的清晰。哪怕时间过去久远,您的离去,是我永远都无法抚平的伤痕。

两年来,脑海里时常会浮现出您慈祥的脸,耳畔中会萦绕着您的笑声。您在世时,尤其是您生命进入倒计时的那段时光,我无法想象,如果您真的不在,生活会是个什么样子。

于是,我不再因您时常走丢而惶恐。看着您病痛难耐时的脸,我会揪心难过。看着您日益加重的病情,我会担忧。可是,母亲啊,您知道吗?儿子真的不舍得您就这样丢下我,孑然而去。

儿女的孝心,最终还是没有挽留住您的生命。您不在的日子,心里像是被掏空一般,整个人失魂落魄了很长一段时间,对您生前美好的回忆和浓浓的想念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的强烈。

但现实的残酷却只能让我通过对过往的回忆和想象,来延续我在孩提时代就扎根在心里对您的依恋。只能通过抚摸或凝视您曾经使用过的器物,来维系我们母子在虚幻世界的对话和沟通。自从您走了以后,但凡遇见和您年龄相仿的老阿姨,就止不住的想去亲近,仿佛可以抓住过往的美好与回忆。每一次与她们擦肩而过的瞬间,都会有一刻的晃神:“如果是您,该有多好!”

18岁时,我在您不舍的目光中离开了河南老家,来到了遥远的新疆。

参加监狱工作以后,就很少回老家和您团聚,直到您患病以后,我才明白您对我的爱是多么的深沉和厚重。

您在41岁时生下了我,因为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所以您对我格外的偏爱。在您76岁时患上了阿尔茨海默症,病发的时候您痴痴傻傻,到处的走动 ,像是在寻觅着什么。

别人问您:“你一直的走,到底在找什么?”您总是念道:“在找小儿子”。之所以说母爱的伟大,在于您不用浓墨重彩的点缀,只需细微的一个动作,一个呢喃的声音。

2014年的冬天,我回家省亲,正值您患病的日子。虽然只照顾了您20多天,却是我成年后难得与您相处的静谧时光。

在您发病期间,您谁也不认,不允许任何人动您的东西,仿佛那是什么珍宝,谁动您跟谁急,甚至还发脾气,这一点很是让人费解。直到有一天夜里,我才明白,您守护的,不是外在的事物,而是心中最温暖的牵挂。

那天夜里,朦胧间,感觉有些许异动,睁开眼,原来是您杵着拐杖在为我盖被子。您轻轻地拉过被角,慢慢地移到我的身上,又抽身慢慢地离去,整个过程没有发出很大的声音,但您一深一浅的脚步,似重锤般踩在了我的心头。

那一刻我才明白,哪怕您忘记了周遭的所有,却始终在心里潜藏着对儿女的牵挂和担忧,您守护的不是可以估价的物品,而是对子女最深的爱恋和关心。

我在您眼里最值得骄傲的模样,始终停留在我到新疆成为警察的那一刻。即便是您弥留之际,也还在叨念着在监狱值班的我。

您永远都不会知道,您眼中的骄傲,却因为职业的特殊性,不能陪您走过生命的最后一程。让边疆的儿子,遗憾愧疚终身。

您的一生既短暂也平凡,可在我的眼里,您却是个最伟大的母亲。您的年代,供我们读书,让我们成家立业,那是一种怎样的艰辛!

您耗尽韶华,一生的精力都奉献给了家庭,给予我们最伟大的母爱,为我们支撑起了温暖的家,给我们留下了一生享用不尽的精神财富和立足之本。

您教会了我做人的真理,传授了我生存的本领,教育我在人生的道路上要树立信心,并保持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您的谆谆教诲,使我一步一步走向成熟,成为了对社会有用的人。

如今正当我要深深的报答您养育之恩、让您安享晚年之时,您却与我们天人永别。留下子欲养而亲不待的离殇,给我们留下了无尽的追悔和抱憾。

纸短情长,写不完母亲的酸甜苦辣。舐犊情深,道不尽母爱的醇厚绵长。

母亲,我只想对您说:“儿子真的好想您!梦里,经常会看到您。儿子,真的还想您就在身边。因为,只要您还在,儿子依然就是一个有人心疼的孩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