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瓜得瓜 种豆得豆

发布时间:18年08月10日 信息来源:兵团监狱管理局 编辑:兵团党委政法委政治处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张瑞

我们监区原先是监狱的后勤监区,监狱的吃饭问题,全部都由我们解决。老杨是我们的司务长,我认识他时,他已经快50岁了,每天早中晚开着监狱的生活车,伴着阳光雨露,雾霭虹霓,驰骋在广阔的监狱大院子里。

我很佩服老杨,因为无论何时何地他总能把车开的稳稳当当,恰到好处。他开车很神气,18岁参军入伍,刚到部队就当了汽车兵,上个世纪80年代,汽车师傅全国各地的跑,见多识广,别提多吃香了。老杨自然得意。

老杨常常讲:别人连见都没能见到的车,他已经不知开了多少辆。他认识的车,排起队来,可以绕他们村一整圈。

我们都不知道事情的真假,总觉得吹嘘的成分居多。但老刘知道,他和老杨是同年入伍,是出生入死的战友。当初为了追同一个女孩子,两个人常常私底下较劲,后来,女孩子嫁到了别处,两人相互对视,顿觉傻眼,都埋怨对方破坏了自己的一段好姻缘。

他们私底下是一对欢喜冤家,互相都不服气对方,但老刘会对老杨的车技竖起大拇指,用老刘的话说:这老小子,在这个事情上,有狂的资本。其实老杨原先的工作并不是开车,只是种菜,准确的说是种瓜和大豆。

90年代的一个夏天,老杨顶着一个硕大的草帽,站在高高的土丘上面,对面是满满当当的一汪池水,他就带着帽子,插着腰,在阳光下,一股清澈的小溪流向可爱的瓜秧中,看着自己的西瓜苗畅饮,西瓜苗咕嘟咕嘟的叫喊个不停,老杨黢黑黢黑的面颊上出现了久违的笑容,眉心的疙瘩终于也解开了。

老杨曾经带的那顶帽子至今留着,我去过他们家,呵,好家伙,那玩意比我的两个脑袋都大。老杨顶着大帽子,一干就是十多年,他自嘲自己是“草帽警察”,整日在阳光下劳作,他笑称:连我儿子的脸都是黑的。老杨对人生有自己的看法,常常说:人生何等不易,需要幽默风趣。他既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老杨的人生哲学和他的劳动工作有关,他也常常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老杨的父亲是个农民,在河南老家种西瓜。“俺爹的本领真是高啊,他种的西瓜又大又圆,你说奇不奇怪,俺爹的瓜,皮还比别个家的薄,那瓜瓤红通通,别提多甜了。”听他说这话,你可要有个心里准备,否则配着老杨那一嘴的河南乡土口音,准把你笑的跌上一跤。

其实这话,并非“老杨卖瓜,自卖自夸”,听老刘讲“他爹把他家旁边种瓜的农民都挤兑改种了其他”。他们两个是同乡,这话从老刘嘴中听来,可信度颇高。然而老刘这种大豆的本领从何而来,老杨自己不说,还真就无法从别处考证,因为老刘也不得而知。

老杨他爹有种瓜的本领,老杨自然得到了真传,他是独长子,有啥好事,他爹自然会想起他。我没有亲眼见过老杨的种瓜本领以及他的种瓜成果。

但听监狱的老同志讲,那些年的夏天,老杨的瓜,成为了畅销品。还有些人偷偷摸摸,“顺”些老杨的瓜往家里带,好让亲戚朋友也尝尝鲜。

后来,监狱搬迁,土地不再适合种西瓜,经过商讨,改种了大豆。

老杨多半是对老单位有了感情,更或者其他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反正,那个夏天,监狱没了西瓜吃,同志们都感觉缺了什么,虽然监狱也并不缺瓜吃,但依旧怀念老杨种的大西瓜,时间一长,遇到他时,老杨嘴里总是在莫名其妙的嘟囔着什么,他也仿佛换做了一个人,也开始郁郁寡欢了。

没过多久,具体应该是第二年的春天,老杨开始在贫瘠的盐碱地上种植大豆,第一年收成少,没能成功。然而他并不气馁,到了第二年,居然让他种成了。老刘向我讲:那一年,我们有吃不完的豆子,喝不完的豆浆。

大豆

后来这事情,老刘自己也有说起,他有自己的感悟:第一年是养养地,但问耕耘,莫问收获,你得总结经验教训,土地就是娃娃,你得好好待它。你得摸清楚它的脾气秉性,然后,“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所谓的瓜熟蒂落、水到渠成说的也是这个情理。只有这样,种瓜才能得瓜,种豆才能得豆。然后多多实践,多多探索,再说了,“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呦,你看他,懂得还真是多呢!

老杨吃饭爱啪叽嘴,老刘常常拿这事开涮。“哎,哎,你真是个要饭的命,啥玩意到你嘴里,吃起来都香哩!”老刘把筷子往桌子上“啪”的一放,就开始向两边的同事使眼色,他说话声音嗓门大,惹得前后桌子的人都把目光投向老杨,然后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老杨并不理会,仍然埋着头,可劲儿的吃,嘴巴依旧啪叽啪叽。后来听说,老杨应该是有一个大哥哥,后来是饿死了,他爹娘好不容易从饥荒中挺过来,后来又有了这样一个儿子,自然倍感珍惜,然而老杨他爹从此却落下了一个毛病,吃饭啪叽嘴,老杨耳濡目染,自然得到了“真传”。

后来,老杨调离了我所在的监区,我们见面的机会自然就少了,再后来,他就光荣的退休,我们的联系更加艰辛,只是隔上好长一段时间才从老同志的口中得知:老杨在自家的院子里面,依旧种上了西瓜和大豆。

老刘还没退休,只是偶尔早餐时,突然意味深长的说起:“老杨的豆子磨出的豆浆是我喝过最好喝的!”每当这时,我的耳边依旧响起老杨那朴素的人生哲学:“种瓜得瓜,种豆得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