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因同一个原因失踪,亲人悲痛欲绝却从未放弃寻找……

发布时间:18年08月07日 信息来源:中国反邪教 编辑:兵团党委政法委政治处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李芬

他们离家出走

去向不明

他们音信全无

生死未卜

他们精神受控

割断亲情

……

与其他失踪人员不同,他们受“全能神”邪教蛊惑,由拥有正常生活的普通人,变成有学不上、有工不做、有田不耕、有家不回的专门从事邪教违法活动的人。

对于家庭而言,一个人的出走,足以毁掉一个幸福的家庭。邪教受害者家属,正遭遇着这样的悲剧。

但是,他们从未放弃。怀着对亲人执着的爱,他们踏上了寻亲的希望之路。

5月26日晚,“反‘全能神’邪教”微信群如同往常一样活跃。这一天,距离4年前发生山东招远“全能神”邪教徒杀人案的日子,还有两天。

网友 @花开过后 已经很久没有在群里说话了。母亲八年前因信奉“全能神”邪教外出溺水死亡后,全家人始终沉浸在痛苦当中,这份痛楚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有所减缓。

(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文无关)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花开过后 的母亲误信“全能神”邪教后,开始频繁参加聚会、外出“传教”,对家里不管不顾,甚至在@花开过后 当兵离家当日,都没有为他送行。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多年,家人也为此经常争吵。

2009年底,母亲的情绪突然出现极大波动,举止异常,“就像一名精神病患者”。@花开过后 与全家商量,把母亲送到了当地精神病院治疗了一段时间。

2010年3月的一天,@花开过后 见到几位陌生妇女提着牛奶和鸡蛋来看望母亲,母亲一脸开心。一周后,@花开过后 和临产的妻子去做产检,临出门时劝母亲说:“快要当奶奶了,要好好享受天伦之乐,别再去‘传教’聚会了。”母亲高兴地答应了。

但就在当天傍晚,母亲留了张纸条便离家出走了。纸条上写着:

“不用担心,我想明白了,以后不信神了,我去跟那些姐妹们告个别,回家好好看孩子当奶奶。”

可谁也没有想到,母亲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家。全家人到处寻找,几个月未见踪影。直到有一天,当地警察通知他们,附近村庄水房旁边发现一具尸体,查验结果指向这是失踪的母亲。@花开过后 不敢相信,这就是他苦苦寻找了几个月的母亲,父亲久久辨认之后,突然哭得像个绝望的孩子……

@灭神 和@老鹰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家属的报喜信息

近期,“反‘全能神’邪教”微信群中好消息不断,一些“全能神”邪教失踪人员家属相继报喜家人回归,这让群里长期处于焦虑和担忧的人们倍感振奋。

反“全能神”联盟网站站长陈新(化名)的微信、QQ、电话每天此起彼伏,有咨询刊登寻人信息的,有急盼寻人回音的,有家人归来后咨询思想脱邪问题的……陈新在这些家属中还有个响亮的网名,叫“灭神”。

事实上,他也是一位邪教受害者家属。

2011年底,陈新发觉结婚十多年的妻子行踪开始变得诡秘,几番争吵后,他发现妻子不知何时加入了“全能神”邪教。正当他试图挽回妻子时,妻子却于2012年春节过后撇下家中12岁的孩子离家出走。

为了能找回妻子,陈新找到其他“全能神”邪教失踪人员家属,与他们一起建立了反“全能神”联盟网站。他转发凯风网等反邪教网站上的揭批“全能神”邪教的文章和视频,传播有关邪教特征和危害的知识,并将寻亲信息发布到联盟网站,借互联网的传播力帮助寻亲。

在这个过程中,陈新了解到了“全能神”邪教的典型特征之一,就是从自己身边的亲戚、熟人下手,进行拉拢、“传福音”、“浇灌”。而多数人碍于面子,在最开始的时候难以说“不”。陈新的妻子正是被自己的母亲拉进“全能神”邪教的。对此,陈新深感无奈。

2018年春节,妻子离家出走已六年,陈新的寻亲依旧无果。

▲2018年7月15日,“全能神”受害者家属在江西萍乡组织“珍爱家庭 坚决抵制‘全能神’邪教”宣传活动

直到现在,陈新都在懊悔没有及早发现妻子的异动。他把对妻子的思念和坚信可以找到妻子的希望化成行动的力量,打工之余维护网站、推送微信公众号、指导家属寻亲,经常熬夜到凌晨。

陈新说:“‘全能神’的隐蔽性和伪装性太强了,只有撕开它的面纱,做好宣传,让更多人知道它的危害,才能真正远离它”。

另一位在家属中颇具威望的民间反“全能神”邪教人士网名叫@老鹰 。

2013年3月,@老鹰 的妻子离家出走。他在当地公安机关的帮助下,了解到“全能神”邪教组织的层级关系、拉人手法等信息和特征,这才真正意识到“全能神”邪教的邪和恶。

为了尽快找到妻子,他不惜辞去工作,四处奔波,历经磨难最终找回了妻子。但这并不是终点,五年来,@老鹰 仍坚持为“全能神”邪教受害者和家属提供帮助,鼓励他们收集证据,积极举报。

江文:百折不回 为爱坚守

▲反邪教主题MV《等你回家》

在“反‘全能神’邪教”微信群里,有类似经历的江文(化名),也成功寻回了家人。

2012年4月,江文的妻子杨艳(化名)怀上了他们的第三个孩子。江文一个人在外打工挣钱,撑起一家人的生活。

照看两个孩子的一日三餐和上下学接送,对于一个已有六个月身孕的母亲来说,并不轻松。这期间,杨艳有时找表弟来帮忙,于是与原本交集很少的姑父来往密切起来。

姑父原本信奉基督教,但不知道何时陷入了“全能神”邪教。“全能神”邪教常打着基督教、天主教的旗号传教,这也是“全能神”邪教对正统的基督教徒、天主教徒颇具迷惑性的原因之一。

“跟我信‘全能神’吧,信神保平安。”姑父不断劝诱。

最初杨艳很反感,但碍于姑父的面子不好回绝。慢慢地,在家无聊的时候,她开始翻阅姑父留在家里的“全能神”邪教书籍。观察到杨艳的变化后,姑父便带着其他邪教人员进一步接近杨艳,跟杨艳谈心交流。

渐渐地,杨艳完全被“全能神”邪教组织控制。她从原本贤惠善良的妻子、母亲,变成了一个“陌生人”。对两个女儿漠不关心,一天三顿饭变成了草草应付了事的两顿,甚至自己外出参加“全能神”的活动,让刚十多岁的大女儿自己做饭,照顾妹妹。

每天,她不是偷偷出去聚会、发传单,就是躲在家里听“全能神”邪教音频、写所谓的“见证”心得。即便是小儿子的出生,也没有唤回她的母爱。

▲江文接受中国反邪教网的采访

2014年5月28日,山东招远发生震惊世界的“全能神”邪教人员杀人案,江文急忙打电话给妻子:“你信的那个‘全能神’,因为别人不肯给电话号码,就把人打死了。别信了,这是犯法的!”

但是,让江文没有想到的是,妻子显然早已知道此事,“全能神”邪教内部信息传达竟如此迅速,且似乎早已做好了防备,无论怎么劝说,仍然无动于衷。

对于江文的苦心劝导,妻子的抵触很强烈。原本恩爱的夫妻,由于“全能神”邪教,成为了冤家对头。江文越是劝阻,杨艳就越是坚持,“打死也要信”。

最后,江文不得不妥协,跟妻子约法三章:第一,只能在家信,不能离家;第二,要带好三个孩子;第三,不得向孩子“传教”。

然而,无论三个孩子如何懂事,无论江文如何妥协,仍然没能拦住杨艳的决绝。

2016年腊月二十七,江文刚刚回到家准备过春节,杨艳留下了张纸条便离家出走了。纸条上写着:

“我要追求我的神家生活,不要来找我。”

2016年的春节,对于江文一家来说可谓混乱不堪。江文和亲戚朋友在县城上上下下到处找寻,并报了警,却丝毫没有妻子的下落。

春节过后,江文把三个孩子留在姐姐家,自己继续外出打工,白天辛勤工作,晚上四处寻妻。

2017年5月,江文听说有人看见一个与妻子相像的人,在县城的蔬菜批发市场捡菜叶,于是急忙请假赶回到老家。但连续几天早上,当地公安民警带着他到菜市场蹲守,依旧白忙活一场。

到2017年底,距离杨艳离家已经快一年了。

这一年,江文泡在“反‘全能神’邪教”微信群里,如饥似渴地了解其他家属的寻亲经历,积极同寻亲成功的家属沟通,寻求他们的指导。

▲中国反邪教网“助你寻亲”公益栏目

也是在这一年,中国反邪教网推出“助你寻亲”公益栏目,获得了腾讯天天快报、今日头条、一点资讯等大型内容精准推送平台的有力支持。

截至目前,通过陈新的反“全能神”联盟网站和中国反邪教网联合发布家属们发来的寻人启事,已经成功寻回20余名失踪人员。

把寻人信息在大网站刊登,通过大数据在最可能出现的地区精准推送,这个决心,江文下了很久。他担心寻人信息上网后,会对孩子们带来影响。但当看到三个孩子缺失了同龄人应有的笑容,学习成绩不断下滑,江文终于告诉自己,不能再犹豫了。

2018年2月9日,江文将妻子杨艳的信息发布到了中国反邪教网及其合作平台,当天阅读量过万。江文也接到了来自家乡亲朋们的慰问,也有人通过平台留下寻人线索。

转机发生在2月19日半夜,江文突然接到了妻子的电话。2月20日一早,江文终于将妻子杨艳接回家。妻子还埋怨江文,把她的信息上到大网站,“全国人都知道了”。

妻子回家了,可江文却没有时间沉浸在喜悦和幸福当中。如何让妻子真正回心转意,回归正常生活,这成了江文的又一个大难题。“全能神”邪教对人的精神控制强度远超江文的想象。

现在,江文除了与妻子的联络外,几乎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放在了帮助其他失踪人员家属、宣传“全能神”邪教危害的公益行动上。

迄今,他已经帮助多位家属找回了家人。江文说:“就跟我自己找到亲人一样开心”。

@好好的:依托政府 回归家庭

▲“好好的”和妻子接受中国反邪教网采访

网友@好好的 是群里又一位寻亲家属,他的妻子已离家出走15个月。

寻找妻子的过程中,@好好的 发布了寻人启事,也寻求了当地政府的帮助,同时将寻妻的每个细节与远在山东的岳父岳母全家一一沟通。@好好的 寻妻的决心,以及发布在“中国反邪教”平台上的寻亲启事,促使当地“全能神”邪教组织放弃了他的妻子。

▲ “全能神”信徒写的起誓保证书,来源:凯风网

在放@好好的 妻子回家前,“全能神”邪教要求她手写了一份保证书,发下最毒的誓言,保证回家不得向他人透露半点有关“全能神”组织及成员的情况。于是,妻子回家后,闭口不谈离家出走那段时间的经历,绝口不提任何与“全能神”相关的问题,回归正常生活眼看遥遥无期。

当地政府特意为她开办了矫治班。全家人在家庭矫治还是政府矫治中反复比较后,妻子的父亲母亲陪同女儿进了当地政府举办的矫治班。经过20天的悉心劝导,妻子终于从思想上彻底转变,回归家庭。现在,欢声笑语又充满了这个温馨的小家。

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好好的 这样幸运,“全能神”邪教人员脱离邪教精神控制、回归家庭,既需要隔离原有的环境,也需要有较坚固的家庭基础,更需要家人有打持久战的心理准备。

妻子回归家庭后,这次共同经历也成为了维系夫妻情感的又一特殊纽带。两人经常一起,共同帮助有相同经历的其他家庭。

陈新、@老鹰、江文、@好好的,他们在寻找因受邪教裹挟而离家出走的亲人过程中,逐渐成为坚定的反邪教志愿者。愿天下无邪,不让他人再遭受“全能神”邪教的侵害,是他们的初心和不懈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