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政法建设/政法文化/书库
爱 党 说
发布时间:18年06月30日    信息来源:兵团监狱管理局    编辑:兵团党委政法委政治处
【字体:    】   打印本页    
作者:张化

今年是伟大的中国共产党97岁的生日,也是我加入中国共产党的第7个年头。我和党的这段“忘年交”故事,要从21年前说起。

相识:情动

21年前,我七岁,刚刚上小学一年级,班级黑板上方张贴着醒目的红色标语,“共产党万岁”。记得第一次戴上红领巾,老师告诉我们,红领巾是五星红旗的一角,由革命烈士的鲜血染就,朦胧的敬意,油然而生。童年时代,村里偶尔会放映黑白电影,老式的胶片放映机总是发出哒哒的声响,时而间断,时而连续,放映的胶卷还需手动切换,尽管如此,在那个能够买得起14英寸电视机的年代,露天电影,简直就是一种奢侈的享受。记得当时经常放映的,是《闪闪的红星》《鸡毛信》《地道战》和《地雷战》。这些浸透岁月痕迹的电影,从此交织凝漫出了我对党永痕不变的懵懂意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相交:情深

外公的门前也有几个醒目的红色字迹,镌刻在窄窄的小小的白牌子上,每每擦拭,外公脸上都满满的骄傲,那四个字是“军属光荣”。我喜欢听外公讲有关这个牌子的故事,那缘于他的儿子,也就是我的舅舅,是军人,也是党员。我的制服情结,我对党的向往,都缘于外公的小小的牌子。2009年,我考上大学,终于有机会可以入党,我郑重的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也做好了随时被党拒绝的准备,但没想到,竟然真的被党吸收了!2011年,我光荣的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回想在党旗下的庄严宣誓,颇有些“天不老,情难绝”的情愫。

相念:情苦

2013年,我大学毕业,志愿参加大学生西部计划项目。当时也没想过自己会就此留在新疆,所以也随大多数毕业生一样办理了档案委托代理手续。代理机构叮嘱我们一定要定期登陆他们网站查看缴费通知,半年不交党费就自动脱党。我很是担心,因为我从小性格粗犷,甚少有女生的心细,总是记不准续费日期,每每处在“想起来的时候不能交费,能交费的时候想不起来”的尴尬境地,想想真是汗颜。还好同我一起代理的朋友总是打电话提醒我,才避免我落得被党抛弃的下场。这境遇,很像是:说不尽苦相思,唱不尽伤离别。

相守:情真

2015年,结束志愿服务生涯考入南口监狱,第一时间飞回郑州转接党组织关系。记得当时天空晴好,我心情也晴好,终于不用再日夜牵挂错过缴费日期,也终于可以继续正常参加党组织活动。记得2016年单位开展“亮身份、践承诺、做表率”主题活动,要求各党员民警自觉佩戴党徽,在活动动员大会上,党支部书记亲自为我们佩戴上党徽,那一刻,党员荣誉感油然而生。当时就想,愿此生,我与党: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在建党九十七周年之际,天南地北,海角天涯,每一个地方都有华夏儿女对党最深情祝福之声。作为一名中华儿女,作为一名中共党员,我愿再次庄严宣誓: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员义务,执行党的决定,严守党的纪律,保守党的秘密,对党忠诚,积极工作,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