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别怕,爸爸是警察”长大后:别怪我,还是选择了它

发布时间:18年06月11日 信息来源:“剑语新兵”微信公众号 编辑:兵团党委政法委政治处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苏冰

主人公是一名来自江西上饶的“老”新警——在故乡有着近五年的从警经历,而今,这份藏蓝梦想将在边疆重新起航。

走进苏冰,听听他带来警察世家的酸甜苦辣——

“我爸是警察”

小时候,一直都以为爸爸不会老,永远会一头青丝目光炯炯,永远会那么轻而易举的就把我扛在肩上,永远会有一双那么有力的大手牵着我的小手告诉我,“别怕,爸爸是警察”。

小时候,大檐帽、黄肩章,以及一身军绿,就是我对警服的全部印象。哪天碰到爸爸开着警车路过,恰好载我一程,不知道能甩下身后多少小伙伴的艳羡目光。

“我爸是警察!”可能是儿时的自己说得最多也最骄傲的一句话。

但也有不好的时候,比如偶尔也会觉得爸爸这个人真讨厌——这个不行,那个也管,还经常不着家,就算是令我骄傲的感觉,也往往是在一瞬间。

所以,帅气的警服、深夜里急促的电话铃响、爸爸匆忙的身影、妈妈焦急的目光、漆黑夜晚铐着的坏蛋,构筑起了我儿时记忆最重要的一些片段。

三代警察

印象中,爸爸除了工作还是工作。

有时候我们一家三口正在吃饭,刚想和父亲说点什么,常常话到嘴边,却没机会说出口——最常见的情形是这样的——爸爸立马站起来走人,匆匆丢下一句:“单位有事,你们吃。”

爸爸应该是继承了爷爷的一贯作风,因为我的爷爷也是警察。

我生活在一个警察世家,爷爷苏振荣,是原江西上饶县高泉垦殖场公安特派员。父亲苏安,生前是上饶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法宣科科长,2010年因工作积劳成疾牺牲在公安一线岗位上。

从小的耳濡目染,多年对老爸的崇拜,潜移默化地积攒成了一个愿望:长大我也要当警察。

不过,对于父亲不在了这件事,我和母亲都心照不宣,选择“不提及”。但2010年11月的那个消息,对正在上大学、20岁的我来说,无法忘记。

自己崇拜的那个人倒下了,讨厌的那个人走远了。悲痛之余,我得坚强起来,安慰母亲,撑起这个家!

别怪我,我还是选择了它

小时候不太理解父亲的工作,可随着慢慢长大,我对警察这份职业的理解和敬佩更深了一层。

父亲,当初您不想让儿子再走您的老路,可是您不知道,正是因为您,我深深地爱上了人民警察这个职业。不要怪儿子,我还是选择了它。

毕业后,我来到您生前所在的单位,工作得很开心、很充实。您在世的时候常教导我要做一个正直、肯奉献的人,儿子没有给您丢脸。2017年底,我报名参加了兵团公务员招录考试,各个环节进行下来,很幸运考入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五师博乐垦区公安局。

如今,我就要在边疆迎接新的挑战,在更艰苦的地方锻炼自己、奉献自己,实现儿时的梦想!父亲,您在我心里是最伟大的人,是我最尊重的人,我会继续您最爱的警察事业,全力以赴!

作者简介:苏冰,男,江西省上饶县人,2013年毕业于南昌大学,同年7月考录至江西省上饶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任合同制辅警,2018年正式考入兵团第五师博乐垦区公安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