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政法建设/政法文化/书库
警察的柔软时光:手机、父亲和老乡
发布时间:18年04月23日    信息来源:剑语新兵公众号    编辑:
【字体:    】   打印本页    
作者:杨晶晶 魏琴 梁彬

有些时候,警察是坚硬的,冲锋陷阵时真刀真枪的较量,需要坚如磐石的意志与胆识;有些时候,他们的柔软时光也很有意思,就像一首歌,既充满鲜衣怒马的欲望,也得面对捉襟见肘的现实。

所谓美好,大抵是工作中有力量,生活里有烟火,抬头花开,俯首思考,心若有光,便无惧寒霜。脱下藏蓝,警察也是普通人,也无法摆脱悲欢离合、喜怒哀乐。

今天,我们不谈案,不说理,就安安静静聊一聊那些热气腾腾的生活吧。三位警察,三段故事,三种滋味——

杨晶晶:手机

每个夜晚,只要不值班、不加班,都是我最放松的时候,可以读读书,写写字,发发呆,但更多时候我会拿着手机看看群,刷刷新闻,灯火阑珊的现实与热火朝天的虚幻透过小小的屏幕联结起来,有时很暖,有时很醉。

不可否认,手机极大丰富和便利了生活,但也带来了诸多麻烦。

比如调休的时候,我就很怕手机铃响,如果是单位打来的,不是有工作就是有任务,休息不得不泡汤。

比如忙了一天拿起手机,看到未及时回复的留言、未接听的电话,我会心生愧疚,会不会有什么事?

所以在跟同学聚会的时候,我看到很多人在忙着看手机,虽然心中有些不痛快,但多少也能理解——手机就是另一个自己,不是我们绑架了机器,而是机器绑架了我们。

我们也会聊起过去,聊起那些白衣飘飘的时候,聊起泛着微光的童年。那些一起欢笑、流泪的片段,不也“绑架”了我们的青春吗?那些一根橡皮筋、几颗小石子就能畅快淋漓的日子,不也“霸占”了我们的记忆吗?

如今,曾经的嬉笑怒骂、过往的吵吵闹闹没有消失,只不过换了一种方式,继续着我们的梦,在时代大潮中翻腾、奔涌,伴随我们一起成熟,一起老去。

我不敢关机,就像我不敢丢下过去的记忆一样。生活很热闹,人生很值得,手机也是人生的一部分,纷纷扰扰,轰轰烈烈,容得下它,少不了它。

魏琴:父亲

父亲是一名警察,在监管一线工作。

在我眼中,一身藏蓝的他伟岸又不乏温柔。听他絮絮叨叨监狱里的一些琐事,有时很烦,有时很盼。

都说监狱工作不好干,但父亲总有“春风化雨”般的魔力,母亲的埋怨、女儿的傲娇,以及所谓“急难险重”的任务,是挑战,也是“调料”。对,父亲可以“化腐朽为神奇”。

所以很早的时候,我就对他的工作产生了兴趣,更对那身藏蓝萌生了无限向往。2015年4月,我如愿考到了他奋斗的单位。但这离梦想成真还有一段距离,到底是什么赋予他那么大的力量呢?我很好奇。

他的忙不是借口,是真的有太多任务——带队训练、谈话教育、值班备勤;他的累也不是装的,是真的很耗费精力——因人施策、因材施教,需要经验更需要智慧……

所以,父亲没有看到我穿婚纱的样子,我不恼;没有挽着手把我托付给另一个很像他的人,我不怨;最美的年华里少了他的身影和陪伴,我不恨。

我只会望着他,敬畏到流泪;我只会念着他,怪自己不够懂事。照片泛黄了,但记忆不会。

时光一直在流淌,父亲没有老去,还是那么年轻,那么帅气——千禧年的拼搏一直都在他的脸上——一直望着我成长,一直给予我力量。

梁彬:老乡

前些天,我和战友们走了趟亲戚。几位维吾尔族老乡一直围着我们看,不停在问,“XXX、XXX没来吗?”“XXX、XXX是不是在后面?”

“大叔,他们因为工作需要,被派到二师了,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回来。”我们一边解释一边从车上拿袋子。

“别担心,他们临走时专门让我们带来了礼物,没忘了你们!”说话间,我们顺手把米、面、油拎进了院子。

老乡们动动嘴唇,没说什么,但能看到他们的眼睛有些潮。春天的南疆经常起风沙,就当是风吹的吧——走亲戚要高兴,不悲伤!

“请转告他们,让他们一定注意身体,注意安全,我们都挺好的,很想念他们!”老乡握着我们的手,断断续续说着不太流利的话。

亲戚们都在很努力地学说普通话。随着走动得次数越来越多,我们之间也越来越熟络。我们在学习维吾尔语,老乡在学习汉语,双方的交流越来越顺畅。

小巴郎见我们来了,竟能一口气背出一大段语文课文来,普通话很标准。我很好奇,就逗他,去年你还被老师批评呢,现在是不是经常受表扬啊?

他一点不害羞,不仅拿出本子给我看老师的评语,还有模有样地说自己已经成了家里的普通话老师,“家里我说得最好了!”

临走时,亲戚们很激动,一个劲儿在说着感谢,倒弄得我们有些不好意思,“大叔大妈不用客气,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们还会再来看望你们,可别‘烦’我们啊!”

作者简介:杨晶晶、魏琴、梁彬,均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三师图木舒克监狱民警。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