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政法建设/政法文化/书库
当了刑警,运气会变好还是变坏?
发布时间:18年04月12日    信息来源:剑语新兵微信公众号    编辑:
【字体:    】   打印本页    
作者:黄飞

4月11日下午,程威有些着急,顺手在群里发了条求助信息,很可惜,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

类似这种“棘手”的状态,他经历了很多回。不过转念一想,心里稍稍宽松了一些:

干刑警办案子,又有几起不“棘手”呢?

于是,继续听课,目前他的身份是“兵团公安机关中青年骨干忠诚教育专题培训班”学员,破案的事,回单位之后再接着头疼吧,说不定那时好运就来了呢。

“好司机”or“老司机”?

深夜,奎屯天北新区某小区,一男子喝高了,摇摇晃晃中去开车门,开开之后愣了一会儿,然后坐了进去。

车没发动。

他在打电话,应该是叫朋友过来帮忙开车。

不错,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看来他是个好司机。

十几天后,当回忆这一幕时,他深情地说,“喝得烂醉如泥,什么都不记得了。”

“什么都不记得了,怎么会给朋友打电话来开车呢?”程威问了他一句。

哑口无言。

原来,那天开车的不是他,是他的朋友。

原来,那辆车不是他的,也不是朋友的,是陌生人的。

原来,他喝多了,不小心碰到了车,没想到打开了车门。

原来,车主也喝多了,以为自己锁了车,没想到“铁将军”失灵。

原来,真的会有巧合碰到巧合的时候,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

但好运不会时时有,就像他没想到程威会把不同路口不同地方的监控串并起来看一样,程威也没想到前脚监控中的好司机转眼到了下个路口就成了“老司机”。

世事难料,也太奇妙。

“快递员”与“王自力”

“是王自力(化名)吗?”

“你是谁?”

“我是XX快递,你有包裹到了,请到奎屯XX路XX号领取,过期不候。”

“我没买东西啊?”

“买没买你自己不清楚吗?快来取,我们这包裹多人少,忙不过来。”

“我不在奎屯。”

“那你在哪?”

“我在老家,XX省。”

“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

一通电话下来,程威得到和确定了几个关键信息:第一,根据掌握的情况,王自力在奎屯,他在说谎;第二,老家是XX省,身份信息相符;第三,他居住的地方距离XX地不远。

2017年农历春节前夕,奎屯天北新区某地发生一起命案,一按摩店主(女)被钝器刺杀身亡。通过前期调查摸排等工作,初步确定了200余人的嫌疑对象群,已经排除了100多人,王自力是嫌疑对象之一。

这下,王自力由“嫌疑对象”变成了“高度嫌疑对象”,再打电话,直接关机了。后来,通过其他途径,一点点合并线索,最终确定了王自力的藏身地点,实施抓捕。

抓捕过程顺利得有些吃惊。当然,王自力也很吃惊。

第一次审讯,王自力说自己什么都没做;第二次,他说自己嫖娼了,别的没做;第三次,他说自己没杀她……

“我们也没说过‘杀人’‘死人’这些事啊?”

“没说吗?”

“没有啊。”

“那我也没说。”

“晚了。”

案子就这么破了。

“我要歇一会儿。”近20天之后,程威终于可以躺到床上,美美睡上一觉。

“撞大运”和“幸福的”

如果发生案件,一定要第一时间报警!第一时间!第一时间!

及时报案,及时介入,案件线索信息搜集侦查就会更为顺利,否则,就像130团通信电缆系列被盗案一样,现场早就被破坏了,破案真的会难上加难。

警察也想早点破案,也想逢案必破,不会专门跟谁过不去——有那闲工夫,补补觉不好吗?陪陪家人不好吗?出去散散心不好吗?

2015年年初起,130团发生了一系列通信电缆被盗割的案件,很多都是案发多天后才反映给公安机关,致使现场无法提取有效信息,案件陷入僵局。

但又不能坐视不管。程威和战友侦查发现,案发地都有一些共性:距离公路很近、周围没有监控、连队人口较少。

蹲点布防有时候像撞大运,程威和战友们就扑空过好几次。

虽说好运不常有,但坏运气也不会那么多。一个凌晨,蹲守小组盼来期待已久的人:两个人,割完别处不说,还跑到另一个连队继续割,被现场抓获。

2002年进疆服役,2014年参加公安工作,程威多次荣立三等功,还被评为“兵团十佳破案能手”。当问起是什么让他如此痴迷刑警工作时,他的回答超级简单:

“因为热爱,所以坚守。”

既圆军人梦,又圆警察梦,程威说自己是辛苦的,也是幸福的。

其实,每一个投身警营的男儿,都有一个仗剑走天涯的侠情义志。无论之后从事什么警种的工作,在梦回少年的那一刻,都会重温起昔日的旧怀——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而刑警,尤甚。

人物简介:程威,男,2002年入伍,2014年参加公安工作,现任第七师奎屯垦区公安局刑侦大队科员。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