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政法建设/政法文化/书库
萌妹成了女汉子:“对不起,我是女警察”!
发布时间:18年04月09日    信息来源:剑语新兵微信公共号    编辑:
【字体:    】   打印本页    
作者:黄飞

4月8日,和“兵团公安机关中青年骨干忠诚教育专题培训班”的学员们一起参观军垦博物馆时,李佳拿出手机,拍了正在摄影摄像的战友,拍了雕塑,还翻拍了老照片。

虽然从前是萌妹,现在成了女汉子,朋友还是有些奇怪,“为什么不拍自己呢?”

李佳笑笑,“脸过敏了,不漂亮啦。”

16年前的《无间道》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对不起,我是警察。”很多时候,李佳都会不由自主说出这句话,只不过给加了个字:

“对不起,我是女警察。”

吓死了虚惊一场

有那么段时间,李佳脸肿得贼大,而且反反复复总不好。虽然人年轻,可也禁不住这么折腾啊。于是,过了一个多月,李佳趁调休到医院看病。

遵医嘱,抽血化验、拍片分析,一切都很顺利。

“姑娘,别紧张,没啥事。”

“嗯,不紧张。”

“真没啥事。”

“大夫,那你告诉我是咋回事吧。”

“看检查结果,没发现什么问题。”

李佳有点慌,莫不会?脑子里开始出现扎满针眼的皮肤,脸色枯黄的面容,以及大把大把掉头发……

“你是警察啊?”

“嗯。”

“平时有没有接触过什么化学药品之类的?”

“没有啊,最近这一个多月一直在忙居住证的事,制证机器24小时连轴转都忙不过来,我连办公室都很少出,哪有工夫哪有机会接触化学品啊!”

“机器用不用墨盒或色带之类的东西?”

“用色带。”

找到了病症根源。开方,拿药,准备走人,医生又嘱咐道,“姑娘家,别那么拼,注意休息……”

李佳心里想说“对不起,我是女警察”,但到了嘴边上却阳光灿烂:

“谢谢大夫!没大碍我就放心啦!”

“爱美”也能办案

说实话,超级羡慕侦查员的李佳却偏偏在户政窗口工作,虽然也有外勤的情况,但终究有些不甘。

前不久,她终于等来了激动人心的时刻。

福建方面传来信息,有一名辖区户籍人员安甲在莆田申请异地补办身份证。跟留存信息一比对,嗯,信息都准确,就是照片有点别扭。

电脑盯久了眼睛有些涩,李佳站起来去倒了杯水,伸了个懒腰,回到座位继续看,还是别扭。

叫同事看一眼,“是一个人,长胖了都这样,不信你在系统里用软件比对一下。”

李佳试了试,顺利通过。

“会不会软件也会眼睛涩啊?”她心里想着,顺手查了下相关办证记录:最近的三条办证信息中,第一次和第三次的照片完美匹配,唯独第二次的有些不一样。

“再胖,发际线、鼻孔、嘴角,这些不能有太大变化吧?”李佳对自己的审美能力很自信,她开始给好几个派出所、公安局打电话,安甲在那些地方都办过证。

收集的资料与系统里的关联信息一一对应,脉络渐渐清晰起来:安甲和弟弟安乙长得太像了,于是在跨地区办证过程中,安乙用安甲的信息办了证……

“对不起,我是女警察。”碰到了爱美的李佳,算是他俩倒霉吧。

李佳很纠结啊,又一次把自己的梦想建立在了别人的“痛苦”之上,而且,这痛苦还是他们自找的。

同事安慰她,甚是体贴:“纠结啥啊,就好像你增加了那么多工作量,不是自找的一样。”

李佳很感动,“那好,下班别回备勤室啊,留下一起加班!”

晚饭后,同事又在打趣,“整体在单位住,你不想家不想你老公吗?”

“他在刑警队那么忙,要不是天天出差办案,我能不回去吗?”李佳边说边跟老公在电话里甜蜜几句。

“你们是不是要草菅人命?”

李佳其实挺恋家的,周末不上班不值班不出外勤她就会回家去。有一次因为回家还额外完成了一项工作。

周四,下午七点多,窗口岗快下班了,进来一位大叔,特别特别瘦,黑着脸。

“我要办临时身份证。”

“好。”李佳笑着说,顺便让大叔坐下。

“大叔,系统显示您还没重新办理正式身份证,所以没办法办理临时证。”

“我都要死了,你们还这么为难我?”大叔愤愤地说,“你们是不是要草菅人命?”

李佳有些纳闷,“大叔,规定就是这样的,我们就是想办,系统也通不过,没办法。您是不是有什么难处?别着急,咱慢慢说,能解决一定给你解决。”

“我查出肝癌了,周六要坐飞机去深圳儿子那边住院治疗。身份证丢了,不方便啊。”

“大叔您别着急,乘机坐火车可以随时在机场火车站临时身份证明。另外,身份证丢了得先去派出所补办,等系统里有了补办信息才能办临时证。我给您协调一下,派出所开辟绿色通道,很快就能办好。”

“我就要办临时身份证。晚上我还要回奎屯输液,等不了那么长。”

李佳想了个折中的办法,派出所在回奎屯的路上,大叔现在派出所办理补办手续,系统上传后就能办理临时证了,到时候想办法再给大叔带到奎屯。

她给派出所打电话沟通这件事,对方查了信息后有些为难,“虽然出狱好长时间了,但他还是刑满释放人员一类,是不是得从严从紧?”

“再严,身份证得补办吧?而且本人都到场了,还有问题吗?”

绿色通道通了,大叔成功录入补办信息。到了第二天下午七点多,系统审核通过,临时证也出来了。

这个点钟,班车没了,也没人去奎屯。李佳那个周末轮休,自告奋勇,“我去送吧!”

晚上九点多,她把证件亲手交给了大叔,不知道说什么好,“多保重!”

后来,大叔发消息感谢她细致入微的工作,还问名字想送锦旗,李佳回了一句,“治病挺需要钱的,用不着这些。”

想想,还是又打了几个字,“我是警察,应该的。”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