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法治,容不下“灵活变通”

发布时间:16年09月04日 信息来源:长安网 编辑:兵团党委政法委办公室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长安网-毕诗成

  当我们到达泰国普吉岛那个犹如渔村一般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夜里11点半。一群人饥肠辘辘,放眼望去,根本看不到传说中的夜市烧烤,只能一股脑挤进酒店旁边的一个小超市。有人抢购面包,有人抢购方便面,有人迫不及待想尝当地特色燕窝,还有人改不了习性想买几瓶啤酒解解乏。等我们站到贴着“可以使用支付宝”的结算台前结账时,问题来了:开始几个人还能顺利结账,拎着大袋小袋兴冲冲地离开了,轮到后面几个人时,收银员却将啤酒没收了回去,怎么都不肯卖。

  我们问为什么,服务员指了指墙上“晚上12点以后禁止卖酒”的牌子,说这是泰国的法律。我们问前面几个人为什么可以买,服务员指了指墙上的钟表,说我们刚好到12点。有人习惯性地拿出在国内遇到此类“不顺”境况时的做派,开始试图游说:我们坐了几个小时飞机好乏力,就两瓶啤酒,能不能通融一下?你看,这个地方这么偏僻,夜深人静,连个警察都没有,谁会管呢?你看,刚才买和现在买就差几分钟有什么不同呢?你们别这么僵化嘛。可是,不管我们怎么说,服务员只是憨厚地微笑着,不断地摆手,说“不可以”。

  从泰国旅行回来快一个月了,这一幕始终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它给我的震撼,比任何一处美景美食都要强烈。我好像头一次感受到时间与法律的刚性——那么小的事儿,那么不起眼的地方,那么普通的便利店收银员,竟然会对一条法律条款那么坚决地遵守。泰国这个国家,确实有很多比我们还落后的地方,但起码它在对这条法律条文的尊重上,令我肃然敬畏。

  我们也有很多类似的法律法规,比如未成年人不能进网吧、不能卖烟给未成年人,但有不少早已“牛栏关猫”。

  法治不法治,守法不守法,首先是一种思维方式。有很多法律条文,是对群体生活的一种约束,对于秩序的一种构建,如果总是“反向思维”,它是百分之百科学、有道理吗?它在每种情况下都是绝对毋庸置疑的吗?它在我这个特殊个体面前能否“拐个弯”?这么想下去,总试图以个案个例去推敲论证,总能找到钻空子的理由,也总能找到钻空子的办法。

  你不想遵守,还能没有办法?

  任何法律条文和规章制度,即便再怎么与时俱进,与民众生活高度契合,也不可能被所有的人真正无条件地理解,这是很现实的情况。但是,“一切法律中最重要的法律,既不是铭刻在大理石上,也不是铭刻在铜表上,而是铭刻在公民的内心里”——如果我们不能从内心深处信仰法治,敬畏法律,就总会以自己的方式和好恶,做各种所谓的“灵活变通”,钻空子,找漏洞。结果,想遵守的就遵守,不想遵守的就找借口不遵守,给自己创造了便利,却让法治精神沦为空中楼阁。

  法治是一种信仰,需要内化为精神追求,外化为行为习惯,这注定是一个漫长且顽固的过程。即便我这个自诩为遵纪守法的“良民”,偶尔也会以一种习惯性的思维方式去打破它的刚性,实在惭愧。只有更多的人逐步改变对于法治给自己造成“不便利”的情绪抵触,敬畏它的刚性,不以“找茬”的反向思维与其“碰瓷”,法治才可以获得更多的力量。这是我个人的反省,也希望得到更多人的认同。

  以这样的态度,回头再看我们身边很多被“合谋架空”的法律规章,到底是法律“有病”,还是你我他的思维方式“有病”?(毕诗成)